第七十九章 诡辩(1 / 2)

转过身,林行知看着坐在靠椅上沉思的顾清越,不由得会心一笑。

如果换做其他人,就算有心想坐着放松一会,也绝对放不下那根植于传统文化中的面子。

顾清越很快就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看着林行知,起身说道:“感谢反方四辩带来的总结陈词...

与此同时,五角场中学的王映南同学深吸了一口气,内心虽有些慌乱,但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不过...林同学结辩中关于鲁迅的言论,我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顾清越似乎忘记了自己作为主持人的职责,一本正经地接上了林行知的辩词。

“首先,林同学完全忽略了《娜拉走后怎样》这篇演讲稿产生的时代背景,如今男女两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改变,而我们恰恰又处于新时代发展的浪潮之中,如今不再是当年,我们的人生路上拥有许多机遇和道路。”

林行知没想到顾清越会当众反驳,不过这正是一次深入了解的好机会。

想到这儿,林行知当即侃侃而谈:“机遇,没错。可首先你要有能承担起这些机遇的环境,那些居住在边缘贫困城市的男孩,那些依旧根植于传统偏见家庭的女孩,他们如何跟上时代的浪潮?人与人的差距,只会随社会的进度而无限放大,对于这些无路可选的人来说,虚假的幸福生活又有什么不妥?”

说到这儿,林行知停顿了一会。

顾清越微皱着眉头,一时间没有找到强有力的驳斥。

林行知继续说道:“虚假的幸福,从常规的认知角度来看,虚假这个词赋予了一定的贬义,我个人觉得简化成「幸福」两字,也未尝不可。

“虽然诸如《现代汉语词典》《国语辞典》《韦伯词典》对幸福的定义中包含了主观感受、客观实质及客观指标等因素,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完全可以忽视客观,享受所谓颜回之乐。

“我曾看过一篇关于大学生的心理调研,幸福感最高的是1977年的初代大学生,值得注意的是,后来的大学生拥有更好的客观条件,而他们却时常感觉工作无聊,人生没意思,幸福感偏低。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初代大学生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他们觉得自己的命运与家国深深绑定,有着极高的群体认同感。

“可如果我们从客观的角度去看待初代的大学生,会发现他们被所谓的使命感牢牢绑架,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

看着眉头逐渐舒展的顾清越,林行知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静静地等待她的答复。

沟通,不仅仅是人们表达智慧的方式,也是人们阐释世界的途径。

林行知想了解顾清越眼中的世界。

不知为何,此时的顾清越脸上多了些许别样的笑容,她仿佛看穿了林行知的想法。

“德国哲学家阿道尔诺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当西方资本主义步入新时代时,标准化的日常生活藉由文化工业被批量性地生产出来,大众在消费、体验、愉悦的同时获得了虚假的幸福,并消解了思想的能力与反抗的意愿。

“而抵抗这种虚假幸福的唯一途径,唯有意识到这种娱乐至死的意识形态。

“意义协调管理理论有这么一个主张,传播过程中的人共同建构他们身处其中的社会现实,同时也被他们创造的世界所改变。

“如此说来,你似乎也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听到这儿,林行知已经知道自己的想法被顾清越看穿。

不过,就在林行知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广播中传出了另一个声音。

“非常感谢这两位同学精彩的辩论,原本单调的主题竟有一种被升华的感觉,从游戏的利弊拔高到对幸福观的选择,看起来咱们的教育改革还是有显著效果的。虽然确实存在着一定的不公平,但宏观看来还是非常有成效的,想必未来十年,我国也将拥有世界一流的教育力量。”

林行知回过头,只见拿着话筒的人是那位不知名的时事评论家。

倒不是这位真不知名,而是林行知压根就没注意这位评审,自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过,这位时事评论家的意图是好的。

一旁其他的评审,特别是五角场中学的校长,脸色都快黑如锅底了,这种肆无忌惮破坏规则的行为,他任职这么多年,还压根没见过。

或者说,根本闹不到他那儿来。

林行知对辩论赛,本就没有太大的兴趣,见现场氛围变得焦灼,带着歉意地鞠了个躬,便准备离场。

“需要我带你走么?”林行知若有所指。

顾清越脸上再次出现那恬静般的笑容:“既然我做了,就不怕承担责任。”

说完,顾清越往前走了两步,当即说道:“我原本报名的是辩手,很可惜没有成功入选,看着双方辩论队热情且理性的辩驳,忍不住与林同学交换了部分看法,给大家带来的不便,十分抱歉。”

“下面,有请反方四辩。”

此时,正在信息室的张诚安,通过电脑屏幕中的监控画面以及便携式的音箱,旁观了整个辩论流程。

“这两人还真是有意思,说谎都不带一丝犹豫的,张口就来。”张诚安一脸无奈。

最新小说: 无限困局 从永生开始 我在铠甲勇士世界当幽冥冥魔 黑科技编辑器 我在日本当巫女 重生史前当巨鳄 从返祖进化开始 飘渺星程 行走诸天的道士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