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生物黑客(1 / 2)

互联网,是一个新兴世界。

随着技术的进步与资本的入驻,这方净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能获得的资源和服务越来越丰富。

但是,资本的入驻也导致昔日的技术主义与开源共享的精神,逐渐流逝。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不同于表层网络的资本浪潮,深层网络中聚集了一群提倡开源,并依赖技术的群体。

著名的《加密朋克宣言》,便是这个群体展现出自身独特精神文化的时刻。他们奉信自由主义精神,反对政府的监控及各种形式的审查制度。

人生于群体,融入群体。

加密朋克不是一个独立且封闭的小团体,他们的文化在发酵。

为了保证自身的权利,为了对抗某一部分现实的‘操控者’,加密朋克们开始大肆宣扬网络匿名制度,并依托于数学与密码学,创立了首个不会被解密的远程数据协议——PGP技术

虽然,加密朋克们没能实现自己的心愿,但他们给定势思维打开了一扇窗,给深层网络带来了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加密的在线邮件组,是新一代加密朋克们相互交流的地方。与表层网络的BBS论坛相同,但又不完全相同。

这儿完全匿名,并杜绝中心管制。

林行知很幸运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在这儿,他可以了解到世界各个地区千姿百态的人,其中不乏专业性的高手人物,也不缺少各种意识形态和哲学思想的传教者。

匿名所带来现实与信息世界的分离效应,更能见识到人性最深处的劣根性。

比如,今日跟你在民族主义上产生分歧,并亲密的问候双方亲朋好友的陌生人,很有可能就是现实中学识渊博、温文尔雅的人类学博士。

其实,这些人与表层网络的“嘴炮份子”并无两样,根本上的区别是他们倾向用技术来达成自己的抱负或目的。

正如,林行知正在浏览的一封邮件。

这是一个自称“生物黑客”的组织,散布的“传教”广告。

「在我们看来,生命与计算机并没有什么不同,既然计算机可以用程序控制,生命同样可以被编程。人类的完美性与脆弱性均隐藏在DNA分子的编码中:只要我们学会操纵这种化学物质,那么我们将能够改写自然、治愈疾病、改变命运并且重塑未来。

......

这种在生物领域中的“控制行为”,被称为生物黑客。我们倡导的生物黑客行为是单纯依靠智慧而非体制,用优美、有创造性、独立的设计方案来研究生物学。」

开篇,便极具个人自由主义色彩和技术性的言论。

在邮件的尾端,是一段公钥,也就是那群自称生物黑客的汇聚地。

“控制基因这种化学物质,创造命运...”林行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言论。

严格的说,林行知并不完全苟同这种看法,他更认为人类的基因是一个复杂系统。

就像天文学中的“三体问题”,人类的基因又何尝不是如此。

基因不仅有着自身规定的联级反应,还与外部环境有着紧密的互动。

不过,这种看似天马行空,实则不切实际的想法,却虏获了林行知的注意力,让他忍不住进入这个公钥一探究竟。

“这似乎跟我干的事有些相似。”林行知看着屏幕,说着便进入了那串公钥。

加密的在线邮件组,还有一个习惯;

最新小说: 活在月球之上 我杀了恶龙 最强之穿越万界系统 我用武功秀人生 我的左眼能看到鬼 校园奇案之腹黑神探 快穿之宿主别虐了 卡迪亚在灵笼 星际战兵传奇 最后一个轮回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