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唐妈(2 / 2)

林行知严肃的点了点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可不会干这种傻事。”

“你也高中生了,也该懂事了,既然不是你干的,咱也不怕欺负。”

说着,唐妈不舍的从钱包中抽出十来张百元大钞:“你也不让你姐我省心,生活费不够跟姐说,有钱。”

听着那一会儿姐、一会儿妈的糊涂称呼,林行知很是知趣的说道:“唐姐,生活费够用。”

“也是,你小子自己还有小金库,不过以后三餐可别敷衍。”

唐妈一脸欣喜的把百元大钞收回钱包,笑嘻嘻的说道:“可以多买只口红啦。”

林行知:“......”

忽然,伴随着熟悉的旋律,唐妈的手机铃声响起,依旧是Christina_Aguilera演唱的Beautiful。

“我接个电话。”唐妈一脸不情愿的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林行知默然点了点头,看着唐妈远去的背影,他不知道该不该称呼其为“妈”。

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有过两道身影,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称呼;

——妈。

唐妈,是他的第二任“妈”。

不过,每当林行知回想起曾经的时光,那片刻不知是感性还是理性的决策瞬间幻灭了。

比如,这个监护人不会做饭,不会照顾人,整天稀里糊涂的。

毕竟,林行知刚跟唐妈相处时,唐妈正苦兮兮的应付其“老板”(导师),长年不归家也就算了,回来就光带了一张嘴,根本不干任何家务。

过了不到一分钟,唐妈走了进来,有点无奈的说道:“没时间陪你了,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卧室里还放着去年的年终奖,缺钱你就先拿着用。”

说完,唐妈急匆匆的离开了病房。

看着毫无个人时间的唐妈,林行知愈发肯定了独立自主的想法,那些商业性质的科研,根本毫无趣味。

简单点说,他讨厌打工。

“双休来研究所找我,给你做个身体检查,不用花钱呢。”刚离开的唐妈又折返了回来,刚说完又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好,我一定来!”林行知满脸欣喜,唐妈研究所的设备相当齐全,在国内可是数一数二的。

唐妈走了,林行知也没兴致待在这儿,在床角找到了自己的鞋子,就准备出院。

刚走到门口,护士大妈便拦住了他。

“小伙子,你医药费还没结呢。”

“......”林行知一头黑线,合着唐妈真就只是过来看望自己的。

就在这时,一股浓郁的中药味扑鼻而来。

片刻间,林行知脑海中像是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闪过许多零碎的信息。

嗅觉受体为跨膜蛋白质;

人体生理盐水浓度,拟化为0.15mol/L的NaCl溶液,温度300K,压力1.01×105Pa;

合理优化氢键;

减少蛋白空间结构的冲突;

……

仿佛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那杂乱的信息开始倾向有序化,紧接着可读的信息出现在脑海中。

防风、淡豆豉、地骨皮、荆芥、柴胡;

甘辛味;气味分子与嗅觉受体OR7D4结合,嗅觉受体激活所联结G蛋白质,G蛋白质再刺激细胞内产生第2信使环单磷酸腺苷(cAMP)之后激活离子通道,确定相关靶蛋白;

中药通过多组分、多靶点发挥整体作用;辛味中药与机体作用的第一个环节开始于嗅觉受体,通过对嗅觉受体的激活,引起一系列的下游反应,从而产生“辛味”药效;

能治疗消化道和呼吸道系统疾病。

“咦?”林行知晃了晃头,思索着脑海中那一闪即逝的信息。

中药有五味,还有靶向治疗的功能,比如气雾吸入疗法,这些他都比较清楚,好歹有个学医的妈。

可分子模拟过程与详细的下游反应,林行知只了解过一个大概。

“小伙子,要是没带钱,明天来给也行。”正走神的林行知被大妈的关切拉回了现实。

“谢谢。”林行知报以感谢,若有所思的往外走。

护士大妈看着林行知愣愣的,以为又是个读书读傻的boy,好心的提醒道:“记得按时吃早餐,有空去大医院详细检查下身体,别掉以轻心。”

林行知下意识摆手点头,注意力全集中在不远处正沸腾的中药罐。

“老爷爷,这里面是放了防风、淡豆豉、地骨皮、荆芥、柴胡吗?”

一旁老神在在的大爷瞅了一眼林行知:“嗯,你家也有人受了风寒?要我说,还是咱中药喝着放心,你们这些年轻人就喜欢吃那些伤身体的西药。”

林行知没有在意老大爷后边说的话,习惯性遵循大众式的人际关系方法,礼貌的附和了几句,便愣愣的朝着外面走去。

「我似乎并没有接触过这些中药吧?」

思索了半响,没有什么头绪。

“难道只是一次记忆回溯?”林行知觉得很大的可能是自己曾闻到过类似的气味,然后在翻阅一些论文或者期刊杂志时,形成的情景记忆。

可就算如此,林行知还是打算回去检索一下脑海中一闪而逝的信息。

最新小说: 我在末世捡属性 港综最强boss 开局超神打赏苏小狸一个亿 秦证 祇玉 反派扮演手册 请叫我馆主大人 末世剑主 超神武道家从杀穿克苏鲁开始 斑斓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