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陷害(1 / 2)

人生于群体,融入群体,在这个过程中发展出群体思维。

拥护群体思维的人很少提出异议,很少考虑自身的盲从与非理性,在群体的影响下,他们能轻易的曲解社会规范。

计算机社团,便从一个个单独的个体,有意识的发展出两个群体思维。

从稍微理想的角度来看,以副社长林行知为首的,擅长软件层面;以社长张诚安为首的,则更擅长硬件层面。

如果从学校特有的阶层来看,社长张诚安一干人主要由国际班学生组成,而林行知他们则是普高学生。

众所周知,国际班与普高班,因家庭条件上的差距,本就是两个不同的社会阶层。

很自然的,两个群体之间开始相互敌视,慢慢的形成了所谓的派系斗争,从一开始的小打小闹,逐步升华。

社团内的对抗赛,已算是两者之间为数不多的良性竞争。

校园卡事件的起因也很简单。

三月初,社团内进行了一次对抗赛。比赛的题目便是破解基于射频技术的校园一卡通系统。

以林行知为首的派系,采用的是解码磁卡数据信息并串改原数据,以达到修改余额的目的。

社长张诚安则选择利用硬件设施拷贝有余额的磁卡数据,并将拷贝的数据写入校园卡中,达到相同的目的。

理清整件事的脉络,林行知已是胸有成竹。

“郭老师,我身为计算机社团的副社长,这件事确有责任,但不知学校掌握了什么,似乎已经认定了我们俩人是主要负责人?”林行知没有在意郭主任的恫吓。

经林行知这么一点醒,孙大海也是顿悟过来。

之前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一茬,社团斗争竟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触犯刑法,未免也太过火了!

愤怒,顿时占据了孙大海的所有情绪,当即破口大骂:“张诚安这龟孙!”

女职工没有改变态度,厌恶之色明显。

郭主任依旧稳坐钓鱼台,笑着摇了摇头,从抽屉中取出几张校园卡,说道:“这几张校园卡的余额,都是经过技术串改的,而且卡内信息与持卡人的姓名班级都相匹配,张诚安等人并不是用的这种方法吧?”

郭主任的一番话,已经彻底摊开了真相,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陷害!

正如他所说,张诚安采用的拷贝磁卡数据并套用的方法,会覆盖掉原本校园卡中储存的个人信息,将其变成与拷贝磁卡一模一样的校园卡。

这个办法很简单,也很便捷,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能针对单方面联网的校园一卡通系统。

“这件事,并没有郭老师想的这么简单。”林行知很淡定的说道。

毫无疑问,整件事都是有所规划的,起因也只能是社团内部的派系斗争。

只是与以往相比,影响更甚。

可放在一群以青春为借口的少年身上,并不突兀。

“上个月中旬,我就发现比赛成果,也就是我们解码的数据被人复制盗取。经过一番调查,我并没有找到是谁动了手脚,为了社团内部的和谐,我没有选择大张旗鼓的揭露此事。”

林行知双目真诚的看着郭老师,说道:“郭老师,您应该能理解。我毕竟是社团的副社长,我需要为社团考虑。”

郭老师起初点了点头,却依旧质问道:“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私下跟学校反映情况?”

林行知摇了摇头,说道:“首先,不管盗取数据的人是不是社团成员,我相信他只要具有基本的计算机技能,都能轻而易举修改校园卡的余额。

“当然,我不是帮社团开脱责任,我们没有逃避。事发后,我迅速组织了社团内的小部分成员,对校园一卡通的数据重拟加密,然后将这件事的过程与商讨得出的解决办法发送到校长办公室的反馈邮箱。”

说着,林行知指了指旁边的孙大海:“他当时也参与了之后的重拟加密过程,我们也知道学校有能力解决这件事,但这是我们应该持有的态度。”

郭主任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些他们眼里还没有长大的孩子,行事竟有如此成熟。

看起来,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只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一封反馈邮件。

如果真的收到了这么一封邮件,不可能还会有这么大的经济损失。

此时,林行知已经掌握了主动权,距离真相也十分接近了。

不过,林行知没有得寸进尺,背后下绊子的小人,自有学校或是其他人揪出来。

“你们不会是骗人吧,如果校长办公室邮箱收到了这份邮件,早就会进行处理的。”

一旁的女职工业有些吃惊,但脸上的怀疑没有褪去,偏见一直主导着她的思维。

“不要紧,既然他这么说,那就一起去于助理那儿查一下,如果真有这封邮箱,那这件事校方也有一定的责任。”

说完,郭主任雷厉风行的披上了靠椅上的外套,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一直没有言语的邹老师,反倒有些狐疑的看着林行知,但最终没有多说什么。

老师们离场,孙大海又开始嘚瑟起来,竖起大拇指,贱贱的笑道:“嘿嘿,老大厉害!”

“这不是值得高兴的事,走吧。”林行知摇了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

校长助理办公室。

最新小说: 我的左眼能看到鬼 星际战兵传奇 快穿之宿主别虐了 最后一个轮回士 活在月球之上 我用武功秀人生 最强之穿越万界系统 我杀了恶龙 卡迪亚在灵笼 校园奇案之腹黑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