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气成河豚(1 / 2)

郁羡被赶出来的时候,脑海中还回响着岑念刚才的话。

“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你救过我,所以表达感谢。”

他轻笑了声,回了自己的屋子。

手机一直在桌子上响个不停,郁羡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十几通未接电话。

“你怎么打这么多电话给我?”他接起电话就有些无语。

徐煜在那端松了一口气,随即无奈地开口道:“小祖宗,你要是再不接电话,我可能要冲过去查看情况了。”

郁羡抿着唇角不满地说:“我是小孩子吗,还得时时要人看着。”

“我这不是担心你一个人刚去那边住会不适应么。”徐煜本来是想留下的,可郁羡坚决地将他赶走了,“你午饭吃了吗,要不要我买一份送过去?”

“我已经吃过了。”郁羡回答。

徐煜讶异地问:“你吃了什么?不会是方便面吧?你要是经常吃这个,很不健康的。”

“不是方便面,你放心吧。”郁羡想起刚才那顿饭便弯了弯眸,“反正我不会饿着自己的。”

徐煜稍稍放心,随即谈起了工作:“有个综艺说……”

“不去。”

“那单人采访呢?”

“没必要吧。”

“画报拍摄……”

“啊,不想拍。”

“……”徐煜差点没有心梗到直接当场去世,“小祖宗,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休息。”郁羡说得理直气壮。

“电影杀青到宣传期结束都过去多久了?”徐煜问,“你这休息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不行吗?”郁羡反问。

徐煜哪敢说不行,忙点着头道:“行行行,你说了算。”

郁羡出道快三年了,除了拍戏其他行程一直很少。他不喜欢,徐煜也不会逼他。

行程少这件事,至少对徐煜来说也不算是件坏事,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工作轻松一点。

“下部作品我先帮你挑选着,到时候你再挑满意的来。”他又说道。

郁羡此时心思在别处,也就随意应了两声。

“如果第一印象给人特别差,还能扭转过来吗?”他突然问道。

徐煜愣住,问:“有多差?”

郁羡沉吟后说:“长达半个多月的折磨……身心都很累的那种?”

“这还扭转什么,送进火葬场啊。”

郁羡:“……”

***

岑念并没有把郁羡住在自己隔壁当作一件重要的事,对她来说,郁羡只是普通的邻居。

尹初夏也打电话过来,闲聊些家常,“对了,你隔壁邻居搬来了吗?知道是谁吵了这么久吗?”

“搬来了。”岑念没有说出郁羡的名字,毕竟对于明星来说,家庭住址是件**,“不过已经和平解决了。”

“换做是我,我有可能让对方尝尝噪音攻击的滋味。”尹初夏哼了一声。

岑念想想自己对声音的敏感度,有可能到时候是她先被攻击……

“算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的。”她笑了声。

和尹初夏又聊了几句,岑念挂断了电话。

她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岑念微微皱眉,随即走到门口查看,见是郁羡,她无奈地打开门问:“有什么事吗?”

郁羡献宝似地拿出一盒糖递过来,“礼物。”

岑念没收,只是神色颇为冷淡地问:“为什么又送我礼物?”

“送礼物就送礼物,哪有什么理由。”郁羡抿了抿唇,“想送就送了。”

“我不吃糖。”岑念摇头拒绝,“会长痘。”

“那姐姐想吃什么?”郁羡并没有就此妥协,“我家里什么都有。”

岑念扶了扶额,觉得有些头疼,“我什么都不想吃,还有,不要再随便按我家门铃,我们没那么熟。”

“姐姐真是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最狠的话呢。”郁羡叹气,“我知道了,不会再来打扰姐姐了。”

看着郁羡转身离开,岑念开始反思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

可随后的修改剧本,和导演等人开会,忙碌的前期筹备让她很快就将这个插曲忘记了。

***

一周后,岑念才从这种状态中出来,得以喘息。

尹初夏收到岑念信息以后也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要是你再不找我聊天,我该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岑念洗了澡出来,神清气爽,“刚刚忙完,放心吧,这次没有熬夜。”

“你熬夜的标准和一般人不同,在我眼里超过十二点就算熬夜了,你呢?”尹初夏笑着问。

最新小说: 忍界的女装大佬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民国妖道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独宠丑夫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 这个忍者不对劲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老婆大人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