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1 / 2)

当天没有出结果,要综合各方意见作评议。

但结果似乎已经显而易见:岑今先被带回去,起身时,几乎是迎着刀子一样的森冷目光。

人员陆续散去,卫来坐在椅子上没动,可可树知趣地不说话,腮帮子一鼓一缩,百无聊赖看屋子内外。

末了,卫来说了句:“我去看看她。”

这第二次探视,气氛明显凝重,门口的守卫增加了,虽然不至于贴身紧跟,但是也不允许关门,一切举动,都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

岑今情绪明显低落,见到幸存的保护区证人,对她冲击很大,她说起那个女人:“叫阿西娜,是最早进保护区的,那时候16岁,一直哭,我安慰了她很久,后来我教她包扎,给我打下手——你听到她自陈身份了吗,她现在是个护士。”

她居然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卫来打断她的话:“热雷米,还有瑟奇后来找过你的事,你没说过。”

岑今看了他一会,忽然笑起来:“卫来,遇到你之前,我活了27年,跟你相处,现在……还没满一个月,跟你讲我过去的事,也只一个晚上,我有很多事都没说过——想全说完,给我一年都不够。”

卫来苦笑,然后点头:“说得也有道理。”

岑今说:“庭审这个结果,也在预料之中。热雷米很聪明,心里有鬼的人,总担心事发,要想尽办法编故事来圆——他知道真相是什么,他一定把整个过程掰碎了分析过,在每一处零敲碎打,以便万一出事,可以有一套更完美的说辞。”

“他说得没错,除非我永远瞒着,否则不管在哪里告,卡隆也好、联合国刑庭也好,我都告不赢,没人会相信我的。”

卫来说:“我相信啊。”

岑今伸出手,指尖在他半屈的手背上轻轻拂过:“你相信我,是因为你喜欢我,有时候,你也不是在维护我,而是拼命在维护这种喜欢——换了是别人,你也会说:编故事谁不会啊,我们要看证据。”

她缩回手。

“当时,热雷米把事情安排得滴水不漏,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三个人知道真相,已经死了两个。我不管庭审的人怎么想,不管全世界怎么想,哪怕真的判我死刑,我不希望你对我失望——我说过的关于保护区的所有,都是真的。”

卫来拼命想抓住每一个可能:“一定还有证据,热雷米跟胡卡人联系过,也许对方……”

也不行,这只能证明热雷米是从犯,别人大可以说他是听命行事,幕后主使还是岑今。

他脑子飞快地转着:“那天晚上,在树林边,热雷米不是威胁你吗?在场的胡卡士兵可以作证,只要我找到他们中的谁……”

岑今轻声说:“卡西解放阵线打回来的时候,城里残留的胡卡士兵,要么是赶紧逃亡,要么是以死顽抗,河边驻扎的几个,听说是全军覆没了。你以为这么多年,我没有仔细地分析过任何能找到证据的可能性吗?”

卫来问:“热雷米是你杀的吗?”

岑今回答:“如果不是逼到绝处,谁愿意铤而走险?所以我这个人,手上也不是没沾过血的,真的偿命,也不算太冤枉。”

——

回到房间,可可树正和麋鹿打电话,见他进来,把卫星电话递过来:“要说两句吗?”

卫来提不起劲:“外放吧,我听着。”

躺进床里,床板挺硬——他忽然想要那种很软很软的床垫,软到可以整个人都陷成茧。

可可树揿了外放。

麋鹿的声音传来:“帮你查了,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热雷米死的时候,保险箱大开?不清楚丢了什么,但警方查过他账户记录,他之前提取过50万美元,很可能丢的就是这笔钱。”

“还有,岑小姐风格忽然转变,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好多事情都发生在三年前,三年前回卡隆、热雷米被杀、风格转变、甚至上帝之手的出现……

卫来隐约觉得,有一根看不见的重要的线,牵连起许多事,就在三年前。

“帮我查一下具体的日期,不要这么大概,我要顺序,谁先谁后。”

可可树说:“这有分别吗?”

卫来说:“我先把你的鲨鱼嘴扔出门外,然后你跑出去捡——你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可可树面露警惕,身体不觉挡在了挂在床头的鲨鱼嘴前:“那当然是你不讲道理,我很生气!”

卫来说:“那如果是你先跑出去,然后我把鲨鱼嘴扔出去——你觉得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可可树眼睛滴溜溜转,这就不好说了:“可能是我先揍了你,然后我跑出去,你一气之下拿鲨鱼嘴砸我;也有可能是我让你帮我把鲨鱼嘴扔出来的,要看情况的。”

卫来说:“是啊,谁先谁后,就是这个分别。”

可可树反应过来,不吭声了。

倒是麋鹿叹气,说:“卫,可可树把庭审发生的事都跟我说了,都到绝处了,你还不死心呢?”

卫来笑,问他:“还在学成语吗?”

“在啊。”一说到成语,麋鹿就来了兴头,“我喜欢那种成语,比如三三两两,上上下下,七七八八,别的都好难。”

卫来说:“你往后翻,可能你还没学到呢,我记得应该有,叫绝处逢生。”

是到绝处了,他也就差“逢生”两个字了。

电光石火间,卫来忽然从床上坐起来。

恩努!

岑今说过,热雷米把事情安排的滴水不漏,这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恩努为什么能递出揭发的信件,指出保护区的秘密,甚至给出了完整的名单?

——

刀疤不同意卫来见恩努。

他冷笑说:“卫先生,你杀了我都没关系,但恩努先生如果出事,我担待不起——不仅仅是上帝之手,恩努先生被不少媒体称为‘卡隆的明日之星’,那么多重要的事情都要靠他去推进,我不可能让他冒一点点风险的,懂吗?绝对不可以。”

卫来尽量心平气和:“我只是去跟他谈谈,不是去闹事的。”

刀疤耸耸肩:“你说服不了我,我不相信你。”

卫来真服了他了:“他有那么多保镖!”

“再多的保镖也保证不了万无一失,你跟他‘谈谈’,谈到一半忽然发难,万一那些保镖反应不过来呢?”

卫来忍住气,顿了顿双手送到他面前:“这样,你把我拷上,或者绑上,让人拿枪押我进去,隔着桌子,我跟他谈,可以了吧?”

刀疤不吭声了。

顿了顿说:“我去问问恩努先生的意思。”

卫来说:“你最好去问问,堂堂的‘明日之星’,连个被绑上的、用枪抵着的人都不敢见——我很怀疑你们把明天交给这种人是否靠谱。”

事实证明,“明日之星”还是有点胆量的。

半个小时后,卫来被带去了恩努先生的房间,被有绑拷,也没有枪押。

恩努先生住疗养院更为幽静的后进,这大概是院里唯一一间里外套房——外间是保镖,说是“那么多”有失偏颇,一共三个。

恩努先生住里间,卫来进去的时候,他正坐在办公桌后,眉头紧锁着翻看桌上摊放的资料,卫来在桌前坐下,看到庭审时出现过的录音机、信件、照片、日记本,还有其它叠放的、不对外公示的文件资料。

一个和岑今八竿子打不着的高官,除非和自身利益密切相关,否则为什么这么关注这起案子?

恩努抬头看他:“卫先生?”

“是。”

“听说你是岑小姐的保镖,和她关系很亲密?”

“是。”

恩努笑起来:“年轻人,应该有点大是大非,不要被感情冲昏了头脑。”

其实恩努正值壮年,绝不算老,张口就是“年轻人”,大概是身处高位,太习惯去指导别人发表意见了。

卫来不想绕弯子:“你和那个保护区有什么关系?你有重要的亲友在里面待过吗?”

恩努摇头:“都没有。”

“那你怎么会给出揭发的信件和名单?”

恩努这才意识到,卫来是把他当成那位“重要人物”了:“是我收到的,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这个保护区水这么深,热雷米当时,可是卡隆政府的红人。”

“谁给你的?为什么你一收到就开始怀疑热雷米了——你自己也说了,他是红人。正常的程序,难道不是应该先去确认揭发者吗?”

恩努微笑:“抱歉,这个我不能透露。我只能告诉你,揭发信件来自一位我很尊敬、感激以及非常重要的人物,所以我没必要确认——不管热雷米在卡隆多么吃得开,我都敢去怀疑他。调查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很让人震惊。”

卫来不死心:“我可不可以见见他?保护区的事情,只有三个人知道,他是第四个,也许我见到他了,了解更多一点情况,事情会有转机。”

恩努笑起来,目光看似无意地扫过桌上的所有证据,语气中带轻蔑:“转机?”

他没有再聊的兴趣了,示意保镖把卫来送出去。

最新小说: 忍界的女装大佬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民国妖道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独宠丑夫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 这个忍者不对劲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老婆大人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