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1 / 2)

岑今一夜没睡。

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去怀疑同伴,那道血迹只不过是个意外,但这止不住有些可怕的想法,巨浪样翻卷着泼向更黑暗的方向。

第二天吃饭时,她看似无意地问热雷米,自己能不能跟车一趟——以后战争结束,如果需要汇报、接受采访、撰写资料,她也好有亲身经历可循。

热雷米拒绝了,理由是女人出外勤太危险,而且三个人都不在,保护区就是真空状态,万一出什么纰漏呢?

岑今看着卫来笑:“我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再一次夜半出车时,她让难民帮她做掩护,混上了车。

卫来问她:“有没有想过这样很危险?”

岑今有些失神:“想过啊,但我控制不住,我不知道车子把人拉出去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又可能是我从来没出过保护区,对外面的事态还是很乐观,我以前那些出外勤的同事也说过,BBC的记者还能在外头走动……我觉得自己是外国人、国际志愿者……总之,我就混上了车。”

这一路终身难忘。

从出了保护区的大门开始,车上的气氛就开始紧张,身周簇拥的十来个难民一直在默默祈祷,一遍遍在胸口划十字,周围静的可怕,只能听到车皮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引擎声渐渐地就和心脏响成同一频率,胸口滞闷到无法呼吸。

卡隆的夜晚,本不应该这么死寂的,岑今记得,屠杀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晚上走在大街上,会看到有人喝酒、跳舞,也能听到歌声和电视节目的声响。

而现在,像座死城,鼻端时不时传来恶臭,只有在靠近路障时,能听到胡卡人的呼喝和醉酒时的怪笑。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下,外头有风,隐隐听到水流的声音,灯光忽然亮起,岑今的头皮发炸:她已经习惯不亮灯的夜晚了,保护区晚上不敢有一丝的光亮,怕引来别有用心的眼睛。

帆布骤然揭开,最靠近车边的人尖叫着被拖下,岑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被人倒拖着拽掼到车下,尖叫挣扎声不绝于耳,下一刻,忽然有人拽着她头发把她脸仰起,大吼:“这个不是卡西人!”

场上有一两秒的寂静。

这寂静里,岑今看清了一切。

这是在河岸边,近树林的一个营地,没有船,但有一群带武装的胡卡人,有人围坐着篝火喝酒,热雷米和瑟奇,正笑着开启啤酒,白色的啤酒细沫喷薄而出,舔上他们的脸。

而另一侧,车上的卡西人,正被几个粗壮凶悍的胡卡人,拽进阴暗的林子里。

那一声“这个不是卡西人”,几乎让所有人为之错愕,有个卡西女人,觑着这时机,挣脱了钳制,没命样向岑今奔过来,尖叫着:“岑!救我!救我!”

反应过来的胡卡人追上来,在那个女人就快奔到她面前时,手起刀落。

岑今哆嗦了一下,一道温热的血迷了她的眼睛,隔着那重血色,她看到那个女人趴在地上,挣扎着抬起头,伸手指着她,说:“你……”

这女人戴头巾,眼眶深陷,眼睛里锁着惶恐、绝望还有渐渐灭去的希冀。

岑今一下子发疯了,这一时刻,什么都不怕,冲向那个胡卡人,恨不得抓烂他的脸,但还没碰到他,就被人给硬拖了回去,她听到瑟奇说:“你发什么疯!”

岑今红了眼,不管不顾,抓住瑟奇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瑟奇痛呼,一脚把她踹开,岑今痛地在地上打滚,耳畔传来开枪栓的声音,冰冷的枪口抵上她额头,但很快被人拨开,热雷米说:“别,她还有用,让我来。”

他抓起岑今的衣领把她提起来,往林子里走,岑今被他拖地跌跌撞撞,进到林子再深一点的地方,忽然僵住。

这里是片屠场,尸首遍地,蚊蝇成群,有几个胡卡人刚料理完,凑在一起吸烟,斜着眼看两人。

热雷米拖着岑今往前摁,岑今拼命挣扎,但力气敌不过他,他膝盖压住她背,把她的脸死死摁在一个死人冰冷的脸上。

说:“岑,你跑出来做什么?我们养着你,你有吃、有喝,不好吗?外面的世界多残酷啊。”

岑今嗓子嘶哑着泪流满面。

热雷米说:“我让你看看,死了多少人,听说死的人已经超过十万了,这样的屠场还有无数个,你自己看,天气这么热,等到他们腐烂了,谁知道剩下的骨头是卡西人的,还是你的?”

“保护区迟早要完蛋的,那个法国牧师的教堂已经完了,里头有三千人,都死了。要不是有我,你的保护区也早不在了——我从他们身上榨取点东西,有什么不对?”

“岑,我给你选择。第一是,你乖乖的,洗干净,回去,继续做你的志愿者,配合我们做事。运气好的话,你还是保护难民的英雄,以后回到北欧,过你想过的日子;第二是,你就烂在这里,没人关心你的下落,你是失踪人口,失踪数字,你死了也不会有人追查,战争期间,一个两个外国人失踪,谁会当回事?多惨啊,千里迢迢跑来做志愿者,钱、名、命,一样都没捞着……”

他把她拎起来,问她:“怎么说?”

岑今止不住哆嗦,脸上的血和泪混在一起,嘴唇翕动着说不出话来,热雷米等得不耐烦,忽然抬头向那几个胡卡人,说:“送个女人给你们玩玩。”

他把岑今推了过去。

那几个人怪叫着扑上来,岑今歇斯底里地尖叫,挣扎着连滚带爬,混乱中,她抱到热雷米的腿,死死不放,好像这是唯一的依靠,然后拼命点头。

热雷米摸摸她的头,说:“你听话了?”

岑今点头,泪如雨下。

接下来的事,她记得恍恍惚惚:热雷米把她牵回去,给她另找了一套衣服,她躲在车子里换,换到一半,忽然恶心上涌,趴着车窗呕吐,一直吐到胆汁都出来。

热雷米帮她梳理了头发,拿毛巾擦脸,说:“不要一副死了人的表情,你要笑,笑一下。”

她努力牵着嘴角,提醒自己:笑,要笑。

热雷米终于对她的笑满意,把她推到篝火边,递给她一瓶啤酒,说:“来,大家一起发财,碰个杯。”

岑今僵着脸笑,看对面那个五大三粗的胡卡人,那人也在笑,手里的啤酒和她的碰在了一起。

闪光灯亮起,咔嚓一声,她下意识转头,看到热雷米抱着相机,夸她:“笑地很自然。”

——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来,岑今给自己空了的酒杯倒酒,对卫来说:“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当时,我确实点头了。”

黎明的时候,他们又回到小学校,有一些难民在等,岑今下车,迎着他们,脸上还挂着那种努力出来的笑,说,没什么,挺好的。

热雷米也说,看,岑还买了一身新衣服,船上的人从乌达带来好些小商品在摆摊,那些上船的人屁股还没坐稳就买开了。

难民们笑起来,岑今也笑,末了轻声说:“我回去休息了。”

她回到房间,刚关上门,就瘫了。

太阳升起来,阳光透过窗户,刺痛了她的眼,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忽然爬起来,找一切去堵遮窗户,然后用胶带粘起,左一道、右一道,直到撕完了一卷。

屋子里终于暗下来,她蜷缩着躺到地上,没有表情,也没有眼泪。

烟烧尽了,几乎快灼到她的手,卫来想替她拿开,她却手一翻,把烟头紧紧攥到手心里。

问他:“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我没空去恨谁,因为没力气。人绝望的时候,要靠梦支撑。”

“我盯着门,想着,要是有人来救我就好了。我的意中人,管他是不是盖世英雄,只要这个时候,他能从天而降,赶来救我,该多好。”

卫来伸手去握她的手,岑今避开,说:“别,别拖泥带水,我讲这些,不是要你安慰我,你听着就好。”

她就那么躺在地上,过了昏昏沉沉的白天,傍晚时,瑟奇敲门,语气很不耐,说:“岑,你一天不出现,会让人起疑心的。”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 老婆大人万万岁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民国妖道 忍界的女装大佬 这个忍者不对劲 独宠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