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1 / 2)

岑今说:“我还以为……”

话没说完,她冲上去,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这重量超出她预期,腿上一软,险些趴跌下去,下一刻,身上的重量又撤去——卫来撑住墙身,说:“你不行,让他出来一起。”

岑今反应过来,叫出那个埃高男人,把卫来架回屋里。

卫来低声吩咐她:“急救的装备和卫星电话,我放在吉普车底盘下面,你去拿过来,还有……注意一下外头动静,不要太大意。”

岑今点头,即便不知道他现在伤势如何,他回来了,她就安心了。

她在门边候了一会,确认外头没什么异常,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车边,一矮身,几乎是滚到车底盘下的,伸手四面摸拽,忽然摸到包带,想都不想,一把撕扯下来。

回到房间,逐渐恢复冷静,取了盆水来,让那个埃高男人拿枕头和床单遮捂住窗户,然后点上蜡烛。

烛光亮起的瞬间,卫来是笑的。

说:“我本来想自己处理的,后来一想,你连虎鲨的头都接过,这么专业,我也要享受一下——岑小姐,手要稳,不要让我失望啊。”

岑今不说话,拿剪刀剪开他上衣,卫来身上的伤很明显,他包扎了两处地方,一处在肩侧,一处腰侧,腰侧还好,是流弹擦伤,只要清创止血上绷带就行,但肩上的……

是贯通伤,前进后出,进口就是子弹孔大小,出口的伤有茶杯口大小,一片血肉模糊。

岑今不忍心看,剪下一小块毛巾,裹成了卷让他咬住,卫来不要:“你让我说话吧,咬什么牙啊,太难看了。”

岑今转头,看那个目瞪口呆的埃高男人:“看什么看,头转过去,看窗户!”

那男人吓地赶紧转头,岑今拉住卫来的手,牵起了放进自己衣服里。

卫来笑,并不跟她客气,灼热的手掌一路向上,从她后背流连到胸口,又慢慢退出来,说:“你要是想用这招分散我注意力,不管用的。我疼起来,大概能捏碎你骨头……来吧,别磨蹭了。”

他吁一口气,眼睛盯死天花板,上头裂了条开叉的缝,像雨天、黑夜里、不成章法的闪电。

岑今咬牙,开始清创。

卫来一直讲话。

——“你可别相信电影里,一个人中了两三枪还活蹦乱跳……通常啊,一枪能打掉人一条胳膊……”

他闷哼,额上青筋暴起,岑今用力仰了下头,把眼泪逼回去,然后拿镊子细细夹出碎烂的肉和碎骨碴。

——“防弹衣也是骗鬼的……200米,中近距离内,AK47可以打穿防弹衣,所以你再喜欢我,也别为我挡子弹,大多数情况下都没用……”

他身子痉挛了一下,有两三秒绷住了不动,忽然又笑出来。

——“我见过一个倒霉的,防弹衣挡住了子弹,但冲撞力震碎了他肋骨,肋骨碎片插进心脏,当场挂了……和他相比,老子……还……算……运气。”

岑今咬牙,手上加快速度,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疼,快点的话,疼得也少点。

……

包扎的时候,卫来的意识开始涣散,双目紧闭,一直反复说着同一句话,但舌头僵直,岑今听不清。

给他擦拭身上的血迹时,也许是水的凉意舒缓了疼痛,他口齿终于勉强清楚,岑今听到他说:“可可树要嫉妒死我了,他可从来没有对碰过狙击手,以后他在我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岑今的眼泪随着笑声一起出来,说:“你是不是三岁啊?”

他的手无意识空抓,低声呢喃:“电话,要给可可树打电话……”

直到岑今把卫星电话塞到他手里,他紧蹙的眉头才终于舒展了些。

——

卫来醒来的时候,还是夜里,屋里静悄悄的,岑今睡在他身边,小心地蜷着身子,手里还紧攥着为他擦拭身体的毛巾,屋里没有别人,不知道她把那个埃高男人打发去哪了。

动了动手指,发现手里有电话。

也好,正想打电话。

他拨了可可树的号码。

可可树一如既往的接听拖沓,这要是紧急关头想打电话跟朋友交代点遗言,估计还没通上话,自己已经与世长辞了。

“喂?”

“我,吃枪了。”

那头静了两秒,再然后,可可树暴跳起来。

“卫!是中枪吗?操!打哪了?你残了吗?你要我过去吗?对方是什么人?”

一连串的噼里啪啦,震地他脑子疼,他声音很低,说:“你小声点,岑今睡着了。”

“她睡着了关我什么事?卫!我问你话呢……”

卫来说:“你自己去静十秒,想想清楚,再跟我说话。”

他翻压电话,在心里默默计时,耳边是岑今轻缓的呼吸,黑暗里,天花板上那条闪电样的裂缝再也看不见了。

果然,听筒再次凑到耳边时,可可树的声音小了许多,脑子也转过弯来:“你还能打电话,伤的应该不致命吧。对手是什么人?”

“狙击手。”

不出所料的,可可树发出羡慕似的一声咂叹。

“你是逃掉了,还是对碰?”

“对碰。我让他哑炮了,不死也应该受了伤。”

可可树嫉妒到说不出话来,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运气起主导作用——给他机会他也不敢去挑战狙击手。

所以,注定将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在卫来面前抬不起头来。

他心情复杂:“你半夜打电话,就是跟我炫耀的?”

卫来说:“我有这么幼稚吗?你要紧急、连夜、帮我查一件事,不难。”

“还记不记得,我和岑今上错快艇那一次,我跟你说过,对方有个人,后腰上有个纹身?”

有印象,可可树还记得自己当时回答说,纹身这种私密的东西,不好查,总不能一个个掀衣服去翻看。

“今天我又看到了,而且看清楚了:在另一个人身上,差不多的位置。纹身是圆的,里头是一只攥起的手。我猜测,也许是这个组织的纹身。”

可可树点头:“确实有可能。”

卫来说:“目前为止,对方出现的人都是黑人,而且进入非洲之后,能感觉到他们的攻击安排都很得心应手,我从苏丹转入埃高,他们跟得也很快……”

可可树接话:“你怀疑他们本身就是非洲的组织?”

“岑今援非,只去过索马里和卡隆,对方如果是非洲的组织,应该跟这两个地方脱不了干系,你在这里的人脉广,紧急帮我打听一下,就从这个纹身入手,应该很快就有眉目。”

“你不能直接问她吗?”

卫来沉默了一下。

可可树冷笑:“还是那句话,我可不相信她不知道——卫,我不大喜欢这个岑小姐,你得当心她。”

——

挂了电话之后,卫来睡不着,伤口包扎得紧实,绷带细微的味道在空气里飘。

他伸出手,手背轻轻蹭摩她的脸。

可可树让他当心她,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当心。

最新小说: 忍界的女装大佬 这个忍者不对劲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民国妖道 老婆大人万万岁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 独宠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