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 / 2)

是好奇怪,第一次听说。

卫来说:“一提到这件事,心里就特难受……要亲好久才能缓过来,来,亲亲。”

真是……胡说八道。

他低头吻她,岑今咯咯笑着避过,手指摁住他左臂内侧,说:“我有个问题啊。”

“当你情绪特别特别强烈的时候,你的这个手臂,会抖个不停吗?像是……帕金森综合症那样吗?”

卫来面无表情:“你再说一遍?”

岑今忍住笑:“会不会是电击,让你这条手臂提前老龄化,所以一有情绪就控制不住?那这就是一种病,跟奇怪没什么关系,应该早点看医生……”

卫来说:“等会……”

“我把压在心底很多年的、挺伤感的秘密告诉你,你给我下一个帕金森综合症的结论是吗?”

他伸手拽开她环住自己腰身的手:“去,去,跟你这种人,没法分享秘密。”

岑今笑的收不住:“别啊,不是说要亲亲吗?”

卫来说:“别做梦了,今晚你都别想亲亲了。”

他搡开她,帘子一撩进了洗澡间,隔着一层帘布,岑今还不死心:“真不亲了?”

卫来打开水龙头,把脑袋直接送到水头底下,说的含糊不清:“岑小姐,别打扰人洗澡好吗?”

——

就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果然,洗好了出来,她笑眯眯盯着他看,还拍床边:“来,坐这,说会话。”

卫来过去坐下,拿换下的衣服擦拭湿漉漉的头发,目不斜视:“岑小姐,说话可以,别动手动脚啊。”

岑今偏挨过来:“动手动脚怎么了?”

卫来说:“咱们保镖,也属于卖艺不卖身的,你要是骚扰我,我可以向沙特人投诉你的。还有啊……”

“沙特人雇你来谈判,要是知道你跟虎鲨拉了一晚上家常,作何感想啊?”

岑今一条胳膊支到桌面上,托着腮看他,似笑非笑。

说:“傻子,第一轮谈判已经结束了,你知道吗?”

“哈?”

谈了吗?什么时候谈的?第一轮都……结束了?

卫来正想说什么,舱外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他骤然色变,一手揽过岑今的腰,迅速把她护压到身下,与此同时,伸手抓过那盏渔灯,往桌角狠狠一磕。

哗啦一声,外罩玻璃碎了一地。

灯灭了,隔间没有窗,瞬间漆黑,有人凄厉地惨叫,岑今急促的喘息响在他耳边,似乎想说话。

卫来说:“嘘……让我听一下动静。”

他凝神去听,有那么一小会,有嘈杂声传来,但都是索马里语,听不懂,再然后,惨叫声忽然消失,没动静了。

不像是船上哗变,否则早有人破门而入了——虎鲨应该还是控场的老大。

那这枪声是……走火?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外头传来脚步声。

卫来低声吩咐岑今:“蹲到门边的角落里去,那里是死角。其它听我的,见机行事。”

岑今点头,摸着黑过去,卫来从行李包里翻出那把沙漠之鹰,屏住呼吸靠蹲到门边。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门缝下微透的那线光蓦地黑下来的时候,卫来一把拉开门,枪口直直抵住那人胸口。

居然是沙迪。

他还在嚼茶叶,吃了这一吓,嘴里的茶叶都差点喷出来,说:“嗨!嗨!”

第一反应很真实,不像是图谋不轨,卫来收回枪,皱着眉头看他:“你在这干什么?”

他注意看廊道,左右都没人,应该没埋后手。

“巡船啊,船在海上的时候,每晚三次,这是规矩。”

“虎鲨呢?”

“在驾驶舱,打牌。”

“刚有枪声。”

“是啊。”

妈的,居然一脸坦然。

卫来纳闷了:那是枪声啊。

“走火?”

沙迪摇头:“不是。”

“为了招待岑小姐,不是做了很多菜吗,吃不完,最后虎鲨说,拿出去给大家分了。”

“不够分,有两个人抢罐头,开枪了。”

卫来头皮发炸:“抢罐头?”

“是啊。”

“是不是有人中枪?我听到惨叫。”

“是啊,扔海里去了。”

“被打死了?”

“没有,扔的时候还没断气,但迟早要死的,船上没药,也没医生,有也救不了。”

沙迪耸耸肩,像在说一件司空见惯的事,说到末了,又从兜里掏出一小撮茶叶,补进嘴里。

最新小说: 忍界的女装大佬 民国妖道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这个忍者不对劲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独宠丑夫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老婆大人万万岁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