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1 / 2)

出发。

端枪的海盗慢慢转到两人身后,白T包着的脸只露眼眉那部分黝黑的皮肤,和一双阴晴不定的眼。

说:“走。”

他妈的这像话吗。

卫来的火忽然上来,背包往地上狠狠一砸,端枪的那个海盗下意识想扣扳机,被戴墨镜的海盗迅速扣住了枪栓。

卡嗒一声轻响。

卫来盯着戴墨镜的海盗看,这人四十来岁,也是白T裹头,眉角处……

难怪他戴墨镜,他脸上有道斜的刀疤,从上眉骨斜到颧骨……按照这走向,眼睛可能没保住啊。

卫来决定叫他刀疤,另一个就叫AK吧,动不动端枪,枪是你命啊?

他笑了笑,说:“你们要是这样,我就不高兴了。”

“你们大概是抢多了船,不知道该怎么正常对人了吧?枪在后头押着人走,什么意思啊?”

“知道什么叫谈判吗,谈判是坐一张桌子、对面、平起平坐,喝喝茶、聊聊天,笑一笑,把事情给谈了。”

“拿枪押人,你当我们是战俘啊,还是人质啊,虎鲨也这德性?那不用谈了,或者现在拨个电话给他,大家聊聊什么叫礼仪规矩,聊妥了再继续。”

AK的眼里掠过一丝暴怒。

气吧,谈判就从这里开始,谁先控制不住,谁就先输——岑今说过,海盗想拿到赎金的迫切心情,不亚于沙特人想拿回船,为了“生意”长久,也不可能去动谈判代表。

他就赌这两个虎鲨的手下不敢造次。

果然。

过了会,那个刀疤咳嗽了两声,把AK的枪口慢慢摁下去,说:“Please。”

孺子可教,终于知道规矩了。

卫来笑起来,他弯腰捡起背包,掸了掸包上的灰,然后看岑今:“走啊。”

岑今站着不动:“他开枪怎么办?”

“哈?”

“你砸包的时候,万一他控制不住开枪,把你打死了怎么办?”

说这个啊,卫来想了想:“打死我了,你会心疼吗?”

岑今笑:“自己作死的,我为什么要心疼?”

她扭头就走,卫来看了一会,大步跟上去,伸手拉她胳膊,忽然想起她胳膊上有伤,手顺势上延到她腋下,抓住肩膀处把她拉住了。

岑今被他拽的一个趔趄。

难怪假面舞会上,那个东欧女人说岑今的肩膀偏瘦——他一只手就把她肩膀给包住了。

岑今瞪着他看。

挺好,知道生气了,终于不是那副“湿气沉沉”的样子了啊。

卫来说:“能不能对‘王牌’有点信心?我这个名头,不是拿钱买来的。”

“海盗那么穷,当然会省子弹,估计也没受过多少射击训练,就他端枪那角度,肘那么浮,枪口那么飘,你觉得能射得到我,嗯?”

“我也就只有一条命。虽然有时候拿它出来装腔作势,但我不拿它玩的。”

岑今的脸色慢慢和缓下来。

卫来笑,他喜欢讲道理的聪明人,那次帮她精简行李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

抬头看,海盗停在不远处,估计在等,很不耐烦,但吃了他先番那一呛之后,也没催。

“事实上,挺遗憾他没开枪的,我目测了一下,我只要一矮身,给他来个扫腿,他仰跌下去,子弹都会喂天……很潇洒的动作,你没眼福……走吧。”

他伸手,手掌微微用力,看似无意地从她后腰抚到腰侧,借着这推,很巧的占了点便宜。

见他们终于动了,两个海盗松了口气,遥遥在前头引路。

能感觉出渔村气氛的舒缓,回头看,有些棚屋里偷偷探出头来,再走一段回头,三三两两的人站在空地上,不知所措似的朝这边张望。

他问岑今:“现在还觉得300万很有把握吗?”

岑今示意了一下前头的两个人:“我不相信他们出来之前,虎鲨没有交代过要讲礼貌。”

“如果这是虎鲨授意的,那他就是故意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心里不踏实的人,才会这么装腔作势。”

挺自我陶醉的,只有虎鲨装腔作势吗?你起初不也装模作样,拒绝接听电话,说什么只有虎鲨才能跟你讲话?

有一道极细的光从脑子里掠过,像是在提醒什么,没能抓住。

卫来皱起眉头。

很快到了岸礁边,近海的海水清澈,有一艘轻型冲锋舟荡在岸边,船头拉出又脏又污的缆绳,盘扣在一块凸起的礁石上。

最新小说: 忍界的女装大佬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民国妖道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老婆大人万万岁 这个忍者不对劲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独宠丑夫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