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 / 2)

夜晚的沙漠,可见度并不差,银色的月光镀着每一处沙丘起伏,还有沙漠线被碾过无数次的车辙印。

有卫星电话的GPS经纬定位,卫来并不担心迷失方向,而没有指定的汇合地点,更让他感觉轻松:大方向不变就好,也许日出的时候,就能看到海岸。

越夜越静。

经过游牧民的帐篷,车灯扫过无数或惊起或趴睡的羊。

经过淘金者的营地,有人茫然地从帐篷里探看,帐篷边散着空罐头和水烟壶。

经过补给的小镇,没有灯光,没有人声,低矮的房子像随意搭建的积木,车子在空空的街道上急速穿过,后头惊起几十米的沙尘,又伴着车声的远遁落出一条新的辙痕。

这样的沙漠,几近温柔。

卫来觉得,这足可列入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刻和场景之一。

没法准备、没有预期、踉跄撞上,温柔到只能拥抱,舍不得推开。

岑今低声说:“这路要是永远走不到头就好了。”

卫来看了她一眼:“说这话时,能考虑一下司机的感受吗?永远走不到头,你是想累死我?”

岑今笑。

“我帮你开一段?”

卫来摇头:“别抢我活,你时不时跟我说个话就行,省得我犯困。”

她今晚表现不错,没有倒头就睡。

岑今说:“我现在很想吃东西。”

“林永福的手艺很好,我第一次吃他做的菜,是糖醋咕噜肉,肉块外面裹了一层薄的糖醋芡,很脆,酸里带着甜,又有一点辣……”

“我请的那个日料厨师长,每餐都会做北极贝。冰镇,玫瑰红的裙边,凉凉的,味道很鲜甜,很嫩,又很滑,酱碟里点一抹芥辣……

卫来说:“停停停,你还是睡觉吧。”

他今天就吃了压缩饼干、几个椰枣和一口瓜,经不住刺激。

岑今惆怅似的叹了口气,卫来飞快瞥了她一眼,她细白的牙齿轻咬下唇,这一瞬间,既馋又可爱。

比起初见,她现在给他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倒不是说哪一面是伪装——有一种矛盾的调和、难解的兼而有之。

“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对客户,一直这么多问题吗?”

卫来摇头:“不是。”

“我一般都很冷酷,不大讲话,像一堵墙。”

“然后这墙,到我这就成精了?”

卫来大笑。

说不清楚。

一开始,他可能只是想让旅程轻松点,随时“找点乐子”,不然多闷啊——他是一堵墙,她是一幅画,这一路就是画挂在墙上,风吹沙打,参观客都没一个。

再然后,他其实是想跟她说话,不乏故意去对着干、也不乏故意想逗她的意思。

那又怎么样,雄孔雀多么高傲,遇到异性,还不是拼命地开屏、扭腰、抖擞羽毛、屁颠屁颠要去吸引对方的注意?

他说:“也不是,对他们没兴趣,所以没什么话讲。”

车子里静了好一会。

远处起了狼嗥,被风送过来。

妈的。

沙漠里有狼,他是知道的,但是这种时候,大自然给他配这背景音,太不友好。

岑今转头看他:“说这话……是对我有兴趣?”

卫来目不斜视:“聪明人说话,别拐弯抹角。我对你有兴趣这件事,没遮掩过,表现的好像也并不含蓄,你要是一直没察觉——那当我没说,高估你了。”

不是说,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藏的吗?贫穷、咳嗽、还有喜欢。

那索性摊开了晒太阳,哪怕没有回应,至少得一个光芒万丈。

“如果我对你没兴趣呢?”

卫来无所谓:“很多人对文学有兴趣,文学对他们有兴趣吗?也不妨碍他们看书、买书啊。”

“你刚要问我什么问题?”

哦,对了,问问题,他差点忘了。

“为什么那么喜欢穿晚礼服?”

“因为漂亮啊。”

“就这个原因?”

“嗯。”

卫来觉得,她说了真话,但不是全部。

但没关系,爱漂亮挺好,他也喜欢看女人漂亮。

——

后半夜,他让岑今不要再硬捱,想睡就睡。

自己也偶尔停车,小睡个几分钟,或者抽根烟,精神提起来了再继续。

又一次停车的时候,开始觉得冷:沙漠的日温差很大,有些时候晚上甚至能到零下——这里虽然没那么夸张,但降温幅度也够呛。

转头看岑今,她似乎也觉得冷,整个人在座位上蜷成了一团。

卫来起身,从前头跨进后车箱,拿了条盖巾过来帮她盖上,把盖巾的角掖进安全带时,无意间看到她的脸。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忍界的女装大佬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独宠丑夫 这个忍者不对劲 民国妖道 老婆大人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