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1 / 2)

晚饭的时候,外出置办装备的可可树回来了,进门时大摁喇叭,声响洪亮,绝非突突车可比。

是辆二手的白色海狮面包车,前任车主改装过,车顶专门切割了一块,有支架可以推起,钢板加厚、加防撞杠和减震器、车灯处罩铁架安全套,反光镜和四个门都加固,车尾处竖起一根高高的天线,上头……

卫来皱眉,这车改装的实在,但特丑,不显眼,很旧、车身蒙灰,但唯有天线上头套着的塑胶小蜜蜂,崭新、明黄环黑,两小翅膀还是白色的。

卫来说:“什么玩意儿?”

他想把那小蜜蜂给揪了。

“车载电线,电台啊!”可可树伸手出去晃天线,“沙漠里人都没有,信号也不好,不得靠电台解闷啊?”

卫来指小蜜蜂:“我说它。”

“装饰啊,多好看。好多当地人都装这个。”

是吗?

卫来觉得自己主意真心不怎么坚定,可可树这么一说,他居然也觉得怪好看的。

车门推开,后半车都是装备,几大桶桶装水尤为醒目,吃的全部都是速食干粮,另有个编织筐,里头散放了椰枣、西红柿,西瓜,里头滑稽似的插了个卫星电话,天线拉出一截,像脑袋上顶了个小辫子。

可可树说:“横穿沙漠,一路飙的话,要十多个小时,我预计你走两天,吃喝给你备五天,够意思吧?卫星电话拿到空旷的地方用,搜星效果才好;瓜果记得尽早吃,不然全烂了。”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感动的。

卫来看向车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车有空调?”

“冷风机。”可可树伸手进去,铿铿叩了叩铁壳,“旧是旧,噪音大,但效果不错……”

边说边旋开开关。

有一股久违凉意,迎面裹来,喀土穆被称作世界火炉,但此时此刻,他站着的这方寸地,是人间天堂。

无以为报,卫来给了可可树一个相当用力的熊抱。

可可树说:“不客气,麋鹿说了,尽量给你找功能全的车,反正钱都从你报酬里扣……”

卫来摁住可可树脑袋,一把把他搡开了。

——

晚饭过后,电力还是没有恢复。

旅馆老板送了蜡烛来,岑今就着烛光整理行李,有些冬天的衣物不再需要,行李包越理越瘪。

忽然看到那支金色方管的唇膏,打开了旋出看,膏体已经发软,油份外沁,一片迷离水亮的红。

她有些惋惜,顿了顿,原样旋回,还是带上了。

卫来想起往事:“我第一次去拉普兰的时候,没经验。带了治冻疮的软膏,真要用的时候,打开看,冻成了硬坨。”

“外瓶都砸碎了,软膏还是硬的像铁疙瘩。”

“后来有只北噪鸦,一直在我头顶叫,叫声很难听。”

北噪鸦这么叫:嘶——咔——克……

岑今低着头,叠起一件白色衬衫:“然后呢?”

烛光放大她的影子,给她轮廓的暗影镀温柔淡金。

“然后我就把软膏扔出去砸,把它砸飞了,天上还飘下两根毛。”

岑今笑了一下:“你编的。”

“你怎么知道?”

给埃琳讲的时候,埃琳深信不疑,还跺着脚说:“完了,你会不会把人家砸死了,或者不能生了?”

“去那么冷的地方,药是救命的,谁会舍得扔掉?”

这倒是。

他当然没扔,那只北噪鸦一直在头顶叫,他用刀子剜了一块放到火头上融,剩下的装进塑料袋,揣进怀里拿体温去暖。

“这么喜欢拉普兰?我记得面试的时候,亚努斯问你为什么上次接单是在那么久之前,你也说是因为去了拉普兰。”

卫来被她问住了。

为什么喜欢拉普兰?他还真没想过。

——因为那里冷。

极北、空旷、少人烟。

没有人烟,没有“人气”,也就没有复杂的关系。

——因为喜欢那个传说:当北极光出现的时候,不能吹口哨,不然极光会来抓住你的头发。

于是他经常在半夜里,向着夜空的极光嘬一记口哨,然后闭上眼睛,等着谁来抓他的头发。

——因为他在那里,和驯鹿、北噪鸦、狼獾一样,只是一个在严寒里艰难求生的生物。

它们不带异样眼光看他,不会问他从何而来、家在哪,不在意他脱轨,不关心河口什么时候泊了条船、会泊多久……

埃琳为什么不相信,他去那里,真的是为了度假?

……

岑今没有再问。

忽然有个纸飞机,嗖的一下,从外头的暗飞进烛火的光里,一头扎进收理到一半的行李包,屁股翘的老高。

可可树的声音传来:“卫!任务我完成了。你给我评个A,我才有面子返航啊。”

——

第二天一早,再次出发。

和可可树就在这里分开,一个往东,一个南下。

卫来朋友不多,可可树是难得的一个,但见面机会偏又很少:一个怕冷,一个怕热,喀土穆之前,两人已经两年多没见了。

这一次,满打满算,只一起“同了车”、“喝了酒”、“吃了肉”、“飞了纸飞机”,和他预想中老友久别重逢的场面,差了太多。

可可树大概也有同感,拽他到边上说话。

最新小说: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忍界的女装大佬 老婆大人万万岁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 这个忍者不对劲 民国妖道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独宠丑夫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