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 2)

事实证明,原则的刚硬在利益面前可以变的柔软。

卫来坐在大厅靠窗的沙发上,饶有兴致看麋鹿站在小会客厅的门口跟那个白袍低语,那配合的模样,可真不像是在“郑重讲清楚”。

过了会,麋鹿兴冲冲过来。

“卫,我尊重你的意愿,你可以拒绝接单……但能不能先听我讲一下?”

“讲。”

“他们真的是沙特人,我们从来没有跟中东的富豪做过生意,这是绝佳的机会!如果这一次能合作,你想象一下!”

卫来漫不经心地想象了一条通往金山的大道。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出面为岑今雇佣保镖的,会是沙特人?

“还有,他们解释了为什么要面试,因为这次不是守城,是远征。”

业内行话里,“守城”指就地保护,活动范围不出赫尔辛基,但“远征”意味着会有一段长途旅程,当然,报酬也会成倍增加。

这样看来,面试合情合理:旅程涉及到相处,和客户是否能合得来,几乎跟保镖的硬技能一样重要。

不过再听下去,卫来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了,流程分三步:情况告知、竞技和客户面试。

他妈的还要竞技,卫来眼中,竞技跟耍猴没什么两样。

麋鹿一万个想让他接单:这一单是道颤巍巍的金桥,只要能接通……天知道!也许下一单就会来自沙特的国王!

但卫来的性格,不能催他太过。

所以他看似无意地补充:“只要是来参加的人,哪怕中途退出,签了保密协议之后,都会有500欧的报酬。”

言下之意是:来都来了,带点什么走呗,钱又不烫手。

——

卫来坐进小会客厅。

保密协议更像是为落选者准备,承诺不会将相关内容对外透露。

签完了,白袍将协议文件收好,同时递过来一卷报纸。

正朝着他的那一面,有个大字号黑体印刷的词,加粗带叹号。

Ransom(赎金)!

似曾相识,卫来心中一动,接过了徐徐展开。

Ransom的前头,用的修饰语是Vast(巨额的)。

整幅报道映入眼帘,新闻配图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欧盟联合舰队的护航船只在巡航。

粗略一扫,几个词意味深长:天狼星号、海盗、亚丁湾。

卫来心头一动。

他把报纸推到一边:“你们是沙特船东。”

白袍对他如此迅速的反应有点意外,然后点头:“天狼星号是超级油轮,排水量超过30万吨,大小接近三艘航空母舰,半年前才刚刚下水,船上有25名工作人员,船只本身加上装载原油,价值超过两亿美金。”

卫来笑:“海盗索要2000万美金,2000万换回两个亿,还算合算。”

白袍也笑:“我们不可能支付那么高额的赎金,助长海盗气焰,后患无穷。我们现在正设法通过种种渠道,谋求跟海盗的谈判,希望降低赎金数值。”

他向卫来出示一张照片。

照片拍的模糊,隐约能分辨出上面是个中年黑人,扛火箭筒,头怪异地向左歪,像是跟肩膀长到了一起。

“这是索马里最凶悍的海盗之一,也是天狼星号遭劫的幕后头目,歪头虎鲨。他有杀害人质的前科——两年前,他带人劫持了一艘丹麦货轮,因为跟船东的谈判迟迟没有进展,他当着谈判代表的面,拉出船上的大副,连开六枪。”

卫来不动声色:“那你们跟他的谈判,要格外谨慎才是。”

白袍将照片收起:“六年多以前,索马里军阀内战,国内难民无数。联合国为救济难民,部署运输了一批粮食,就在发放现场,两伙军阀为了抢粮,开枪射杀难民,当时的虎鲨还是平民,脖子被乱枪轰开了一个豁口。”

命真好,脖子上可是有大动脉。

“当时,岑小姐恰好被派驻索马里,协助联合国进行救济粮的发放,是现场的负责人员之一。她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尽全力协助医务人员,把虎鲨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懂了。

沙特船东在寻找可以跟虎鲨谈判的人选,谁会比岑今更合适?

“那么这趟是去……”

“索马里。”

卫来有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可可树是怎么描述索马里来着?

——世界上唯一真正无政府状态的国度。

——几乎每家每户都有AK,在这里你可以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但不能没有枪。

——卫,这里的枪是拿到集市上摆出来卖的!水果摊的旁边就是卖枪的,你可以拿西瓜试枪,棒!

——

别墅的健身房被临时改成竞技场,竞技分三项:10米手枪多靶速射、格斗、短刀。

竞技之前,有半小时的咖啡时间。

麋鹿极力劝说卫来:“索马里没什么不好啊。”

卫来啜了一口咖啡:“那里热。”

他绰号圣诞树,不是没来由的:卫来喜欢一切冷的地方——在地球上大部分地方,圣诞树都只在冬天生长。

“但可可树这一阵子在苏丹,卫,你们可以在那附近见个面!你们都多久没见了?”

和卫来相反,可可树讨厌寒冷,所以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热带活动。

他的绰号源自真正的可可树,据说这种树对温度有很高要求,一旦低于15度,就有死亡的危险。

卫来放下咖啡:“再说吧。尿急,洗手间哪?”

麋鹿也不清楚,倒是边上的大块头男人热心指路:“你从那个门出去,不是往左就是往右,走到尽头,向左,也可能向右拐,就是了。”

真是简洁明了的答案,卫来盯了他半天:“谢谢啊。”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放置成神 这个忍者不对劲 大佬请上大号说话 老婆大人万万岁 独宠丑夫 傅先生偏偏宠我一人 忍界的女装大佬 民国妖道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