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星期日(1 / 2)

这间视听教室的空间很大,因为有时上课要容纳两个班级同时上视听课。只是当支仓冬夜打开这扇门以后,就发现这个视听教室挑高的天花板开了个大洞,能够看到更上面的楼层。

原本里面摆放的一些设备也不见了。整个视听教室最右侧一排落地窗都碎了,白色的墙漆碎片与碎玻璃落了一地。

有些龟裂痕迹的水泥地面上散落着纸屑和生活垃圾,显示出过去确实有人待过这里,而另一方面它也证实了这里确实荒废了。

外面的夕阳也从玻璃破碎的窗口和天花板上的破破烂烂的洞里照射进来。

然而这些都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眼下,真正吸引了他视线并不是这些,而是原本应当是黑板的那面墙。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讲台边的地板全都烂掉了,根本无法下脚,木制的讲台本身也爬满青苔。

支仓冬夜的目光越过讲台,投向黑板所在的位置。他的眼神很疑惑,充满着对未知事物的迷离之色。

在那里的墙壁上有着扭曲畸化的异物——那东西究竟算是什么呢?关于这点,恐怕一时之间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只能说是那一整面墙上长着许许多多的“血管”,或者可以说是由血肉化成的藤蔓、经络。

“……”

走进来的支仓冬夜一言不发。

他认真地端详起这个“印”在墙上的血肉纹路,越是观察,越是觉得这个巨大的遍布整面墙的血肉纹路,并不是死物,而是一个活物。

它像生物一样存在,会蠕动,会呼吸。那些肉片形成了褶皱纹理,从中心位置向外散开一圈,而越是中心的区域,越能够清晰的看到一个人形。

“《维特鲁威人》……总觉得有点像是那副画,不过,是反过来的,像是一个人背对着画面,脸部‘嵌’入了墙里去了。”

他托着下巴,蹲下身子,从下向上仔细的观察。

从正面看上去,这面原本应当是教室黑板的墙壁中心位置,确实有一道人形,这个人形两臂微斜上举,两腿叉开,就如同达芬奇的名画《维特鲁威人》。

“给人一种很古怪不舒服的感觉,最好还是不要太过于接近这鬼东西……”

性格谨慎是他的优点,支仓冬夜偏过头去不再理会这面墙上的怪诞产物。

“视听教室也到了,从这里的窗户跳出去,就能够直线前往社办大楼,距离上是最近的,一楼楼层其他窗户都被封死,而且又加了封窗防护,也只有这间教室很难被封死。”

虽说不清楚以前待在这里的人经历了什么,但是从一些迹象能够看出来他们是想把这地方牢牢封住,制造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空间。

视听教室的落地窗呈开放式的,想要彻底封住太困难了,换成是自己的话只要把视听教室的门关紧就行了。

“……出去的话现在就很简单了,可是还有一个难题尚待解决!”

那就是关于“夕阳”本身的问题。

“之前,确实看到有人在墙壁上留言,明确的声明要小心外面的‘夕阳’,还声称万万不可被夕阳照射……”

除外,他还找到了用于遮蔽光线的防护服,从这方面也能看出,这个废土化的末日副本中的“夕阳”确确实实存在一些问题。

“我想,我大可做一个测试。”

支仓冬夜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试一试将身体曝露在夕阳下究竟会发生什么现象。

“我拥有30秒钟可以逆转时间的能力,那就以30秒为时间,把我的这只手伸出去照射一下夕阳,如果产生什么问题我就立刻倒转时间,即便没发生什么情况,30秒后我也把时间倒转过来……”

无非是浪费一次逆转时间的能力,自己一天之内可以使用十次,浪费一次机会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为此,他决定测试一下。

支仓冬夜是个果断的人。考虑到了这一点,他伸出右手朝着被夕阳的光芒照射的区域。

伸出手的同一时间,他也在心底计算起时间。

(1秒、2秒、3秒、4秒、5秒……)

支仓冬夜盯着自己的手臂,右手臂曝露在鲜红的茜红光线下,起初,并没有任何变化,直到他念到了13、14秒的时候,他的皮肤感到奇异的瘙痒感。

最新小说: 倒斗之神坑许小愿 漫威世界的超赛亚人 我在轮回乐园里签到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全职猎人之七宗罪 秦时之七剑传人 雄起北亚 从火影开始梦境投影 我组建了超级英雄组织 千叶家教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