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 > 第96章 你是我迟到十年的初恋(十)

第96章 你是我迟到十年的初恋(十)(1 / 2)

这样的邀约任谁也抵挡不了,何况是对眼前的人迷恋了十年的夏知许。除开喝醉酒的时候,许其琛很少主动,每一次主动的时候几乎都是带着安抚性质。

想要用最热烈的感情去回应夏知许,好让他明白,自己也对他也是同样程度的迷恋。

甚至更甚。

夏知许偏着头去吻许其琛的双唇,动作温柔,许其琛却急切许多,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几乎都要挂在他身上。夏知许带着他去了浴室,相隔的时间不长,浴室里还氤氲着热气,视野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他把许其琛抱到了瓷砖墙壁前,让他的后背抵靠住墙,自己则侧着脑袋吻着他,舌尖舔弄着他的湿热的口腔,许其琛的后脑被冰凉的墙壁断去了后路,只能任由夏知许极尽可能地深入,掠夺着他的呼吸。

“唔……”每当夏知许和他深吻的时候,许其琛总会不自觉地腿软,他也说不清究竟是因为是什么。

夏知许湿软的唇离开了他的唇瓣,沿着漂亮的下颌线向下,湿湿地舔舐着他的侧颈,他仰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像是重症患者渴求宝贵的空气,整个人倚着湿润的墙壁往地上滑,两条腿软绵绵地瘫在**的浴室地板。

夏知许也跟着蹲下来,把许其琛侧到一边的脸板正,半跪着吻着他的眼睛,声音低沉,“不是要洗澡吗?把衣服脱了。”

许其琛无力地看了他一眼,张了张被他吻到发红的嘴唇,“你帮我洗澡,当然是你动手。”

许其琛的诱惑力和很多人的不同,藏得极深,但是总会在许多时候毫无知觉地泄露出来,不需要任何学习和诱导。

浴室里的温度愈来愈高,湿热而缺氧的环境幻化作饲养情绪的器皿,不断地滋养出愈发浓厚的暧昧气息。欲求像是蒸腾过后的水雾,与愈发急促艰难的呼吸声一同凝结在相贴的滚烫肌肤之上。

蒙着白雾的镜子照不出真切的景象,只有绮丽而激烈的轮廓光影。压抑了很久的诉求在潮湿逼仄的小房间里变得清晰,以最原始的方式得以释放。

褪去热潮之后的许其琛浑身的气力都被抽走,像一尾濒死的鱼艰难地伏在夏知许的肩头,断断续续地呼吸着所剩无几的氧气。

他忽然笑了起来。

夏知许觉得莫名,捏了捏他的后颈,“笑什么?”

许其琛摇了摇头,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描摹着他的耳廓,声音轻促,“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把我现在的呼吸声录下来……每天晚上听……”

特意咬重了“现在”两个字。

刚才还软的要命,现在倒是有精力使坏了,夏知许掐了掐他的脖子。

“告诉你一个秘密。”

夏知许挑挑眉,“什么秘密?”

许其琛懒懒地趴在他身上,“我以前……午休的时候,偷偷看过你睡觉。”

琥珀色的瞳孔似乎也被淋浴的热水浸透了,淌着淋漓水光,望着他黑白分明的双眼。

“特别好看,我做梦的时候常常梦到。”

夏知许愣了一下,然后抱住许其琛凉下来的后背,轻轻地摸了摸。

“我们两个……还真是半斤八两啊。”

半斤八两的傻子。

结束“脱单假”的夏知许每天早出晚归,忙得团团转,许其琛偶尔会被出版社的编辑约出去吃饭,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家呆着写文,两个人经常一整天都见不着面。

时间一久,许其琛就觉得很苦恼了。

就算每天可以躺在一起睡觉,可以一起起床,可还是觉得不够。

成年人的恋爱,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接完编辑的电话,许其琛看了一眼书房里的表。晚上十一点四十五。

他坐在椅子上转了两圈,穿着深蓝色的家居服光脚走到了客厅,让0901帮他播了部一直想看的科幻片,抱着一盒夹心巧克力球开始吃起来。

凌成五点的时候,夏知许才下班回来,之前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他只能带着几个小组通宵奋战,才勉强把问题解决。

四月的凌晨五点还很凉,天也还没亮。夏知许打开家门,发现电视开着,闪动的光线把长长的沙发照亮,沙发扶手的一端露出一只白皙的脚,还有半截从裤腿露出来的光滑小腿。夏知许将东西放在地板上,放轻了步子走到沙发边,摸了摸许其琛的脚。

冰凉。

一看,这家伙连个毯子都没盖,半趴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冷得缩成一团,手里还攥着一个包装都没打开的巧克力球。

夏知许半跪在许其琛的面前,一只手穿过他的脖子下面,抱住他的肩膀,另一只则穿过膝盖窝,熬夜过度有些乏力,费了点儿劲才把他给抱起来,半梦半醒地许其琛哼了两声,夏知许赶紧出声安抚他,“我们回床上睡,乖。”

听到夏知许的声音,许其琛似乎安下心来,下意识将脸侧向他的胸口,手指放松,巧克力掉落在地,滚了几圈。

夏知许将许其琛放进被子里,给他盖好被子,自己快速地洗了澡换上了睡衣,回到房间挨着他小心翼翼地躺下,许其琛睡眠很浅,他怕把他吵醒。

许其琛睡得很香,但奇怪的是,夏知许一躺好,许其琛就像是感应到了一样,闭着眼睛就拱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了夏知许的胳膊。

他的呼吸声还是和以前一样,舒缓而沉稳。

心里暖洋洋的,夏知许亲了亲许其琛的额头,抱着他安稳地入睡了。

原本以为第二天是周末,可以两个人一起睡很久,可早上八点不到身边的人就起来了,夏知许很敏感,一下子睁开眼,抓住许其琛的手腕,迷迷糊糊地开口,“你去哪儿?”

许其琛又趴回到他的身上,压得夏知许闷哼出声,“好重……”

“重吗?这样还重吗?”许其琛又故意压了压,然后笑着亲了亲夏知许皱起的眉头,膝盖跪着起来,“我今天有签售会,上午十点,我现在得出门了。”

夏知许揉了揉眼睛,“怎么安排在周末啊?”

“很多读者周末才有空啊。”许其琛从床上爬了起来,光着脚跑到了洗手间。

就在许其琛正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看见夏知许也走了进来,他把自己嘴里的泡泡都吐出来,“你怎么起来了?”

夏知许无精打采地给自己挤着牙膏,“我开车送你去。”

“不用,”许其琛漱了漱口,“我自己过去就行。”

夏知许还是固执地刷完牙,也不说话,许其琛洗好了脸,站在夏知许跟前,脸微微皱起,像是等着什么似的,就在夏知许转过来对着他的时候,许其琛冲着他的脸打了个喷嚏。

打完自己都笑了,抓着夏知许的肩膀笑个不停。

“肯定是着凉了。”夏知许伸手摸了摸许其琛的脖子。

“好冰……”许其琛缩起来,又打了两个喷嚏。

夏知许抓着他出了浴室,“我送你去,等你弄完我们一起去看医生。”

两个人一起换了衣服,许其琛穿了件白衬衫配黑色长裤,最简单的搭配,夏知许怕他冷,拿出件自己常穿的深灰色针织衫,“伸手。”

许其琛知道,就算自己挣扎最后还是得听他的,所以干脆放弃抵抗,伸出了两只胳膊,任由夏知许把针织衫套在了外面。

“等会儿应该不会太久吧。”夏知许一边帮他把衬衣领子弄出来,一边问道。

“可能两个小时的样子。”许其琛也帮着夏知许理了理他身上的黑色卫衣。

“好了。”

两个人站在衣橱的镜子前,许其琛笑道,“我们穿得好配啊。”他指了指夏知许的深灰色直筒裤。

一个上黑下灰,一个上灰下黑。

夏知许揽住许其琛的肩膀,“你把“穿得”两个字抹了,我们本来就配。”

“自恋。”许其琛拨开他的手。

夏知许笑道,“还真不是我自恋,我们高一军训的时候隔壁班女生说的。”

“你就扯吧。”

“真的,我就知道你不信。”

站在玄关换鞋的时候,许其琛看见夏知许拿出了一双新款的球鞋,半蹲着换好,他忽然想到了网上的一个段子,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夏知许站直身子,捏了捏他的脸。

许其琛憋着笑望着他,一本正经地开口问道,“我可以踩着你的AJ亲你吗?”

夏知许噗嗤一下子笑出来,拉开玄关处巨大的鞋柜,指着里面满满当当的球鞋,“我们小祖宗想踩哪双随便踩,踩完记得亲我就行。”

“那别踩了,直接亲吧。”许其琛两只手捧住夏知许的脸,把他抵在鞋柜上亲,正亲得七荤八素,许其琛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正要松开,被夏知许捧住脸挪不开,“等、等一下……”

“就不。”

许其琛只好伸手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推了推夏知许,没推开,还不小心按下了接听键。

对面传来声音:“西亚!出门了吗?”

“出……唔唔……”许其琛的手使劲地推着夏知许的胸口,好不容易松开些,这才飞快地对着电话那边的编辑开口,“我很快就出门了半个小时绝对到再见!”

说完挂掉了电话,夏知许再一次缠上来,两个人又腻味了一会儿才出门。

“开快一点,”许其琛低头给自己系上安全带,“我快来不及了。”

夏知许单手打着方向盘,“怪谁呢?”

最新小说: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诸天旅人:从成为二代僵尸开始 灵气复苏:从血月开始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秽土转生诸天纵横 诸天之从战狼开始穿越 神话从文豪开始 诸天长生主 在漫威世界重建赛博坦 我的诸天避难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