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 > 第73章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一)

第73章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一)(1 / 2)

2015年9月1日。

“知许,要不要再拿一盒牛奶。”

“不用了,我喝不下。”夏知许系好了球鞋鞋带,抓起书包往肩上一挂,“爸妈,我走了。”

夏妈妈将牛奶放下,小跑着到夏知许跟前,儿子也不过才十五岁,就早早抽了条,比她高了一个头。她将夏知许落在桌子上的校徽别在他的左胸,“你看你,差点把这个忘了,上学第一天就这么丢三落四。”

夏爸爸放下报纸,“要不要我送你?”

夏知许笑着抱了抱夏妈妈,伸着脖子冲餐厅的爸爸喊了声,“不用了,我坐公交。走啦!”

九月份的天气很难形容,刚褪了暑热,可又还没完全进入爽朗的秋日,夹杂在两个季节之间,就像他所在的这个年纪。

没有边界,暧昧不明。

从家出来,过一条马路就是公交站。静俭中学的夏季校服很素净,白色短袖衬衫配黑色长裤,这一点倒是让夏知许十分满意,他原本以为会是什么颜色猎奇的Polo衫和短裤,收到校服的时候还有些惊讶,不过也挺符合这个学校的风格。

懒洋洋地走到公交站,站牌旁边站了几个上班族,看起来十分着急的样子。夏知许坐到长椅上,望着远处公交驶来的方向,等候着他的729号公交。

公交站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有几个穿着别的学校校服的女孩子,深蓝色的校服裙子很长,盖住了膝盖。还有一些更小的小学生,手里捏着还没吃完的早餐,说话奶声奶气。

夏知许伸着两条长腿,无聊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7点39分。

还早,应该不会迟到。

再次抬起头。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新的身影,和自己一样,穿着静俭中学的校服。

他的背影看起来好瘦,就像去年他种在奶奶家院子里的小树苗,直直的立着,总觉得让人不放心,好像风一吹就会栽倒过去似的。

奇怪得很。这个人明明就站在这里,站在这个嘈杂吵闹又充满人情味的公交站,但无形中,好像有一个薄薄的隔膜,将他和外界的一切隔开,疏离而安静。

就像小时候去游乐园,路边的表演者吹出一个巨大的泡泡,可以将人完整地罩在里面,阳光下闪着彩色的微光。

夏知许歪过头,出于对同校学生的好奇,想看看这个人的正脸。

这个时间点去学校,应该也是新生吧。

“729来了。”

听到有人说话,夏知许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长椅上站起来,刚停下没多久的公交车前已经挤满了人,他只好在后头等着,好不容易才上了车。

——学生卡。

夏知许将卡收进书包侧面,被人群挤到了车厢中间。整个公交车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沙丁鱼罐头,人贴着人,动弹不得。他转着脑袋四处望了望,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看见了和自己一样的白衬衫。

那个彩色泡泡还在,将这个人裹在里面。

摇晃攒动的人影中,夏知许勉强能够看到他的侧脸,发现他身上好像有伤,左边的胳膊打了石膏吊着。

——南京路到了,请携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

人群松动了一些,夏知许看着许多乘客出了车厢,他也跟着往后挤了挤,“不好意思让一让,不好意思……”

如愿以偿挤到了这个男生的旁边。

夏知许伸手抓住了头顶的拉环,车开动了,他一个没稳住,不小心撞到了身边的男孩子,他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被撞到的同校学生连头也没有抬,唯一可以活动的手抓着旁边的柱子,面向侧面的车窗摇了摇头。

夏知许微微低着头,侧着下巴悄悄地看着身边的人。他一直微低着头,几乎没有表情,嘴边、左边的颧骨和脖子都贴了胶布,额头那边好像也有。

是被人打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多伤。

不过长得很好看,是清秀的好看,个子也只比自己矮上一小截。他的皮肤很白,低垂着的眼皮几乎可以看到淡青色的血管,两丛睫毛被阳光一照,投射出长长的影子,在眼下的皮肤闪烁。

视线顺着挺拔的鼻梁下移,落到他的嘴唇,颜色很浅,侧面可以看到一个不太明显的折角唇珠。

第一次见面就盯着人家的嘴看,好像不太礼貌。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夏知许偏了偏脑袋,眼神闪烁。

只是好奇心在作祟罢了。他这样宽慰自己。

车子摇晃不停,这个城市的公交以开得猛著称,司机几乎是拿公交当卡丁车来开。

猛地一停,身边的男生撞到了夏知许身上。

他倒没什么,就是挺担心这个人的胳膊。夏知许扶了他一把,“没事吧。”

刚才被自己盯过的嘴唇微微张了张,“……抱歉。”

声音也很好听。

像泉水涌动的声音。

这个奇怪的比喻让他自己都有些想吐槽,毕竟他对文学真的没那么感兴趣,总是写出一些或枯燥或猎奇的东西。

还是有些担心,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的头发颜色和自己完全不一样,是偏浅的深棕色,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明亮,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揉的感觉。

可他的脸色真的不太好,有些苍白,抓住柱子的手也握得很紧,骨节发白。

夏知许就这样看着,对方忽然偏过头,似乎是发现了他穷追不舍的眼神。

他赶紧抬起头,若无其事地看向头顶贴着的路线图。

还有一站。

从小学开始就有了爱慕者,初中时被窗户外面的外班女生围观了三年的夏知许,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偷看别人的感觉,心里觉得怪怪的,说不清道不明。

他转过身子,费劲地挤到了车门边。不管是什么感觉,他现在该下车了。

随着报站声响起,车门被拉开,夏知许背着包心情复杂地走下了车。不知道为什么,脚步又不自觉地慢了下来,像是在等谁一样,有种想回头的冲动。

但他没有回头。

还是走吧,早点去教室,认识新同学。

刚做好心理建设,迈出了第一个轻快的步子,后背的衣服布料就被人揪住。

夏知许下意识回头,却没看到人。再一低头,才看见有人蹲在了自己的身后,是刚刚在车上的那个男生。

那个被彩色泡泡罩住的人。

他竟然出现了幻觉,隐约听到噗地一声,泡泡破了。

“你怎么了?”他有些紧张,赶紧蹲下来扶着对方没受伤的肩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晕车?”

男生的脸色很苍白,嘴唇也很苍白,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头也抬不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夏知许开始着急起来,“你倒是说话呀?”

“有……有糖吗?”他攥住了夏知许的手臂,似乎想要找一个支撑点。

“糖?我没有糖,牛奶可以吗……”夏知许有些疑惑,他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书包的侧面,这才想起今天他没带牛奶,忍不住有些懊恼。

那个男生紧紧地皱着眉,微弱地摇了摇头。

夏知许看了看四周,发现了校门口的小卖部,“你等着,我去那边买,很快。”他飞快地站起来,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他还孤零零地蹲在那儿。

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小卖部门口,“一、一包糖!”

“什么糖?”坐在里面懒洋洋吃着面条的老板眼皮也不抬一下。

“随便,”夏知许喘着粗气儿,忽然有想起什么,“不要泡泡糖啊。”

老板筷子一放,伸出一只手推了推玻璃柜上插满棒棒糖的球状体,“喏,自己挑吧。”

夏知许看也没看,随便拿了一根,正要走,对方喊着:“哎你没给钱啊!”

太着急了,差点忘了给钱。夏知许赶紧折回来,摸了半天,身上只有一张整一百的,于是递给他,“麻烦您快点找,谢谢了。”

“着什么急啊,”老板抬眼瞄了瞄墙上的旧钟,“这不还早呢嘛。你们这个点来,应该是高一新生吧,不用着急,开学第一天又不上早自习。”

夏知许看着他对着太阳光仔仔细细瞅着那张一百块,又用食指和拇指捻了捻,然后慢悠悠打开抽屉,一张一张抽出零钱,又一张一张地认真地点了一遍。

感觉过去了一个世纪。

“喏,自己点一点,看看对不……”

“谢谢。”夏知许飞快地拿过那沓旧纸币拔腿就跑。

老板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回事,怪里怪气……”

夏知许跑回到刚才的公交站旁,却发现之前蹲在这儿的男生不见了,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原地转了好几圈,来来去去好多穿着同样校服的人,都在往校门口走着,没有一个是他。

他紧紧地捏着那根棒棒糖,手心和后背出了一层汗。

粘腻又焦心。

一阵巨大的失落感将他淹没,说不上是不是因为没做成好人好事让他觉得心有不甘,反正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糖,自暴自弃地拆开包装,塞进嘴里。

真酸。

什么口味啊……

看了一眼包装纸,上面印着鲜亮的柠檬。

将纸揉成一团,扔到了校门口的垃圾桶,抬眼看了看称得上大手笔的校门,跟着人群走了进去。

这所学校是当地最好的高中之一,出了名的环境优美、学风严谨,在这个重视基础教育的城市,许多家长挤破了头也想把孩子送过来念书。

夏知许从校门口的大理石台阶走下去,看见了新修葺的操场,还有树影之中十分气派高大的新教学楼。

“夏知许!”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回过头,是自己的初中同学陈放。看他理着个短到不能再短的寸头,夏知许忍不住笑起来,“你这发型像刚从局子里出来似的。”

陈放使劲推了他一把,“你小子太过分了,我还没说你呢,不是说要理发吗,你这也太长了吧。”他揪着夏知许的头发,“还应该再剪这么多。”

夏知许拍开他的手,“你少来,刚才校门口查人的风纪委员没说我头发有问题。”

“哎呀反正你靠着这张脸,剃光头也有大把女生追。”陈放叹了口气,“老天保佑,可千万别把我们俩分在一个班。”

最新小说: 灵气复苏:从血月开始 诸天旅人:从成为二代僵尸开始 诸天长生主 神话从文豪开始 我的诸天避难所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在漫威世界重建赛博坦 诸天之从战狼开始穿越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秽土转生诸天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