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 > 第71章 你尝尝的我血吧(九)

第71章 你尝尝的我血吧(九)(1 / 2)

苏凛被他搂住了脖子,感觉他的鼻梁骨隔着外套蹭着他的肩膀。他觉得喉咙有些哑,说不出话。

许其琛醒过来之后没有提过初拥那一晚的事。

苏凛自然而然地告诉自己,他失去了意识,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他转化了,那天晚上说了什么,都不算数的。

同类之间的血液交换叫做结契,是一种亲密而私隐的仪式,一旦完成,就默认成为彼此的伴侣,在余下的冗长时光中分享对方的生命。

他不想让许其琛在无知无觉的时候做出这样重大的决定。

可是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这个人什么都知道,知道自己脱口而出的爱意,知道分享血液对他的意义。

他的手揽住了许其琛的后背,发出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

许其琛埋在他的肩膀那儿,整个鼻腔充斥着他身上的气味,勾得他浑身难受,就好像掉进蜜糖罐子里的小老鼠,快要溺死在这甜蜜里。

还剩一点点理智,许其琛把头抬起来,帽子都歪了。苏凛将他的帽子取下来,理了理他的头发,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许其琛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苏凛难得这么温柔,而他只是觉得很馋。

带着那么一丝丝愧疚,许其琛飞快地亲了亲苏凛的嘴唇,然后把帽子从他手里抢过来扣在自己头上。

“我好饿,我要吃饭。”

苏凛发动了车子,“想吃什么?”

许其琛的脚轻轻地上下晃着,“吃……毛血旺!”他忽然开心起来,“毛血旺不就是血嘛,而且还很辣,是我喜欢的口味。”

无言以对的苏凛只能默默地转着方向盘,离开这个昏暗的停车场。

“我有点后悔初拥你了。”

许其琛歪在座椅靠背上,盯着苏凛的侧脸,“为什么?”

“丢人。”苏凛拉了拉遮阳挡板,“出去不要说是我把你转化的。”

话虽这么说,可苏凛还是找到了附近的一家川菜馆,许其琛也不客气,点了一大份特辣口味的毛血旺,苏凛只点了一碗冰粉,默默吃了几口,然后抱着手看着吃得正香的许其琛。

“我决定了!我以后天天吃毛血旺!”

“不可以。”苏凛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你的身体会变差。”

“那一个星期吃三次!”

“两个星期吃一次。”

许其琛知道自己拗不过苏凛,只能先勉强答应,想吃的时候闹一闹,他也不会拒绝。

心满意足地吃完饭,许其琛走出餐厅,口罩没有及时戴上,一推开门就被正午的阳光灼伤了脸,苏凛听见他嘶了一声,立刻用自己的手掌遮住了许其琛的脸,等他戴好口罩。

回到科室,苏凛拉上了窗帘检查许其琛的脸,“口罩摘下来,我看看。”

许其琛一边说着没事,一边还是顺从地摘下了自己的口罩,苏凛轻轻捏着他的下巴,转了转他的脸。

右脸颧骨下面的皮肤被阳光烧伤,好在有药水的抵御,只留下一个很浅的红色痕迹。

苏凛起身,拿出刚才下车后买的一罐冰可乐,轻轻地贴上许其琛的脸,看他下意识后退,小声地抽口气,又拿开了一些,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到许其琛长长的袖子里,捉住了藏在里面凉凉的手。

“会不会觉得很可惜。”

许其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可惜什么?”

苏凛又一次将易拉罐贴上他的脸颊,轻轻地滚了滚,“你应该很喜欢阳光吧。”他的眼睛看着窗帘下面漏出的一点点摇晃的光线,“现在成了吸血鬼,就没办法享受阳光了,只能躲在暗处,在夜晚活动。”

许其琛嗯了一声,“我确实是很喜欢阳光。”

他的肯定回答让苏凛本就不明朗的心情更沉重了一些。

“不过没什么好可惜的。”许其琛扳正了苏凛的脸,让他看向自己,然后微笑着说,“你就是我的太阳。”

苏凛看着真诚笑着的许其琛,心里的感觉难以言喻。

许其琛说的这句话,他倒是觉得恰恰相反。

明明他才是太阳。

毫无防备地出现在苏凛阴暗孤独的生命里,毫不吝啬地释放着他所不习惯的光和热,极尽所能地用温暖包裹着他。

让他产生了那么一点点期待,被这美好的光所吸引。

但却没有勇气直面这份热烈。

苏凛无奈地勾起嘴角,轻柔地吻了吻许其琛的眼睛,什么话也没有说。

或许他都懂吧。

一连好几天,许其琛都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等着苏凛回来。周四的那天,苏凛连着做了两台手术,中途休息了一会儿给许其琛发了消息,让他不要等自己。

虽然他不是普通人类,但是高度集中的长时间手术还是格外地消磨精力。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他猜想许其琛应该已经睡了,可一开门,发现客厅的电视还亮着,放着很早的一部欧美情景喜剧,苏凛将外套脱下来,换了鞋走进客厅,许其琛半趴着,一只胳膊压在自己的脑袋底下,两条腿交叠缩在一起,白皙的脚踝从深蓝色家居服的裤腿露出来,踝骨凸起,让人忍不住想握住揉一揉。

洗完澡的苏凛在羊毛地毯上坐下,安静地看着许其琛的睡脸,感觉世界在这一刻都变成了慢镜头。

他挺翘的鼻梁,薄得可以隐约看见血管的眼皮,脸颊上被阳光灼伤的细小痕迹,还有睡觉时习惯性微张的嘴唇,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在他的眼里都无比美好。

他凑到许其琛的脸边,只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鼻尖,睡得正香的许其琛皱起眉头,抬手摸了摸痒痒的鼻子,手刚放下,就被苏凛握住,捏着他自己的一根食指蹭着他的鼻尖。

这下许其琛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含含糊糊地哼了几声,像个被吵醒的仓鼠,睁不开眼睛,只伸着手到处抓着,摸到了苏凛的脸,然后就开始傻笑起来。

“你回来了啊……”

苏凛看着他连眼睛都懒得睁,好笑得很,手穿到他的腰那儿把他扶起来,“别在这儿睡。”

半醒状态下的许其琛浑身无力,两条胳膊搭在苏凛的肩膀上,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往他怀里靠。

苏凛原本想把他背起来,没想到这家伙直接抱住了他,没办法,苏凛只好抱着他起来,把他的两条腿盘在自己的腰上,手臂托着他的大腿,让他想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的身上,回到了卧室。

许其琛一沾上床就自动进入睡眠状态,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只露出半个额头,苏凛把他往上提了提,露出鼻子和嘴,许其琛感觉到身边的床塌陷了一点,很快就跟着挪过来,抱住了苏凛的后背。

苏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手掌覆上了许其琛的手,安心地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许其琛醒来的时候,苏凛又已经去上班了,整个房子只剩下他一个人,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主人豢养的小宠物,每天在家里吃着主人准备好的食物,等着主人回来。

这个比喻有点可怜,许其琛撇了撇嘴,趴在桌子上看着苏凛留下的字条。

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这个字有点奇怪。

许其琛以前对书法很感兴趣,练字的时候研究了一段时间,每个人的字迹都是有固定的运笔力度和习惯的,写出来的字总是带着或多或少的个人风格,很好辨认。

苏凛的字,倒不是不好看,而是这样的力度,有一点不正常。

像是刻意改变了自己的运笔习惯。

正想着,门铃忽然响了,许其琛以为是苏凛忘拿了什么东西,想也没想就直接打开了,“你怎么回来了……”

一开门,是一个皮肤很白长相美艳的女人,穿着一条很打眼的紫色连衣裙。

对方一看见许其琛,立刻开门见山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方雅,是苏凛的朋友。”她将手里提着的类似礼品的东西递给许其琛,然后非常自来熟地进门开始换鞋。

方雅这个人许其琛是知道的,就是原文里那个原本在检验科供职的女吸血鬼。搞清楚底细的许其琛慢悠悠关上了门,没想到反倒被方雅数落了一遍,“你呀,怎么可以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呢?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进都进来了,还说这种话。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许其琛笑了笑,“因为这个房子从来没有外人来过,我就以为是苏凛忘拿钥匙了。”

“那是我给你带的补品,还有好吃的,你放冰箱吧。”

许其琛看了一眼袋子里,都是红彤彤的。

客套完,方雅绕着许其琛转了几圈,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许其琛看了看她,“怎么了?”

方雅笑出声,“没什么,只是在想那家伙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许其琛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自己后脑勺的头发茬,也没说话。

“他可从来没有初拥过任何人。”方雅看见餐桌上的纸条,拿起来看了一眼,“他拥有的血统是吸血鬼里最高级的,很多人求着他转化,他从来没有同意过,所以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初拥你。”

许其琛的下巴微微收着,看着方雅的高跟鞋尖,想到了原文里不尽如人意的结局。

苏凛如果知道,自己唯一初拥过的人,最后会完全忘记他,成为与他为敌的血猎,会不会觉得后悔呢。

许其琛给自己倒了杯水,刚喝了一口,就听见方雅说,“你们俩该不会已经交换血液了吧。”

一口水差点呛在喉管,许其琛弯着腰不住地咳嗽。

方雅更加惊讶,“真被我说中了?”

“不是的,还没有。”许其琛撇了撇嘴,“初拥之后,只有我单方面吸了他的血。”

方雅一听,笑得直不起腰来,“那个老处男居然定力这么好哈哈哈哈。”

许其琛现在觉得变成吸血鬼也挺好的,至少不会让人看出他什么时候会脸红。

“你每天就躲在家里等他回来吗?”

最新小说: 灵气复苏:从血月开始 诸天旅人:从成为二代僵尸开始 诸天长生主 神话从文豪开始 我的诸天避难所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在漫威世界重建赛博坦 诸天之从战狼开始穿越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秽土转生诸天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