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 > 第59章 少爷今天装病了吗(九)

第59章 少爷今天装病了吗(九)(1 / 2)

目光交接的一瞬间,许其琛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就像是被这个人灌了**汤一样。

宋沅言半压在他的身上,轻轻地吻过他的眉眼、脸颊,将他冰凉的耳垂含在嘴里。他的双唇很烫,所及之处都被他烧得火热。宋沅言的一只手肘撑着床,手掌贴着许其琛的侧脸,另一只手不紧不慢地解开了他长衫上的扣子。

“冷……”一小块皮肤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让许其琛不自觉地轻哼出声。

宋沅言将一旁叠得方正的被子拽了过来,盖在他的身上,细密地亲吻着他的脸颊,许其琛有些抗拒地伸手,试图推开宋沅言,“别……你还在生病……”

“发烧的人出点汗就会好了。”宋沅言抓住他的手,亲了一口。

“先生帮帮我,好么?”说完咬了咬许其琛的嘴唇,看着他皱着眉微微张开嘴,宋沅言立刻趁虚而入,舌尖在他湿润的口腔中搅动着,探索着他那条湿软的舌头,像是两条游蛇一般交缠在一起,啧啧的水声回响在耳边,让许其琛的脑子一阵发热,被动地感受似乎已经无法满足完全释放的感官系统,许其琛的手不自觉搂住了宋沅言的脖子。

感受到许其琛的主动回应,宋沅言便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一直延续着的亲吻突然撤离,抬起头,看着他急促的喘息。

许其琛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汽似的,雾蒙蒙的,突然间的撤退让他有些迷茫,被本能驱使着抬头,凑到宋沅言的脸跟前,“还想亲……”

这一句话几乎是命中红心,宋沅言努力地压制着内心的燥动,捏着他的下巴,半威胁地问道,“要不要做我的共犯?”

听到这一句,许其琛忽然懒懒地笑了,仰头倒回床上,声音慵懒,像一只在钢丝上肆无忌惮优雅游走的猫咪。

“我最多是个帮凶……”

所剩无几的理智终于在这一秒被他彻底击溃。冰冷与滚烫相融的瞬间,如同海啸来临,一切都被淹没在快感之中。溺水的窒息感和炙烤的灼热同时吞噬着许其琛快要炸裂的感官,麻痹的感觉渗透进四肢百骸,逼迫着他寻找一个慰藉。

就这样咬上宋沅言的侧颈,如同一个只能依靠本能的小兽。

“先生,唤一唤我的表字。”

宋沅言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如同伊甸园里的那条蛇,缓缓地靠近,一点点将心底的**勾出,交织成最原始的罪孽。

“慕汝……慕汝……”

他的声音杂夹着哭腔,这两个简单的字成为攻城略地的最后一击,一切都结束在他祷告一般的呼喊中。

或许是见了风,宋沅言咳了两声,已经近乎失神的许其琛下意识地伸出手,将被子往上拽了拽,有气无力地数落着他,“你……非要这样……”

宋沅言止住了咳嗽,亲了亲许其琛发烫的脸颊,“先生被我传染了,明日开始就不能教书了。”

“你……”

还没等许其琛反驳,宋沅言就堵住了他的嘴,伸手将他眼角的眼泪抹去。

“我爱你,帮凶先生。”

疲倦和依恋让他在宋沅言的怀抱里很快陷入睡梦的密网。

梦里是无止尽的黑白。

黑色的天空,白色的人群,一眼望去,是看不到尽头的晦暗。

人与人之间牵着脆弱的丝线,风一吹便岌岌可危。他们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嘈杂,刺耳,模糊,让他只能选择沉默。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发散出去的丝线所剩无几。

没有了牵绊,不如生活在一个盒子里吧。

为什么我要活下来?

一起死掉会不会更好一些?

就在即将完全封闭自己的那个瞬间,忽然看见左心房的位置延伸出一条细微的线,是隐隐约约的红色,就像鲜活的生命。

抬头,丝线的尽头处,是一个颀长的背影。

他转过身,声音拨开了所有交织成荆棘的嘈杂人语,笔直无误地送达他的耳廓。

“同学,你怎么了?”

世界刹那间恢复原有的色彩,白色的校服衬衫,刚刚开走的绿色公交巴士,蓝得不真实的天空,还有他深黑色的瞳孔。

是你拯救了我。

在这里停止,或许还可以称作是美梦。

可自己却在最后伸出手,将这条原本就足够脆弱的红线,扯断了。

一瞬间惊醒,冷汗涔涔。

视野里能够看到的,只有一个温暖的胸膛。许其琛抬起头,看见宋沅言还在熟睡的脸,心跳恢复了原本的频率。对方似乎被自己的动静惊醒了,眼睛还眯着,手臂却将他往怀里搂紧了些,脸颊靠上他的额头,迷迷糊糊地开口:“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许其琛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已经不烧了,然后看了一眼外面,“天都亮了,你还不回去吗?”

一开口发现自己嗓子哑得厉害。

“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

真够无赖的,许其琛忽然想起些什么,“昨天是小方开车送你来的吗?”

宋沅言摇了摇头,“我给小方放了半天假,自己开车来的。”

许其琛这才松口气,从宋沅言的怀里挣脱出来,强忍着浑身的酸痛穿好衣服。

嗓子干得快要冒火,许其琛正想给自己倒杯水,却听见了敲门声。

“孙先生。”

不好,是林念之。

许其琛放下杯子,将被子一下子扯到宋沅言头上,试图将他藏起来。如果林念之不进来,应该看不到。

“孙先生,孙霖!该不会还在睡吧……”

许其琛理了理衣服,咳嗽了两声打开门。

“你刚睡醒?这都几时了你知道吗?”

许其琛握拳抵在嘴边,假意咳嗽了几声,“抱歉,我有点感冒。”

声音都哑了,林念之一听,关切地问道,“没事儿吧,病得厉害吗?”见许其琛一直摆手,林念之调侃道,“也是奇了,宋沅言那厢病了这么些天,还不知道好没好,你隔着这么老远也病了,这难道就叫心有灵犀?”

许其琛干笑了几声,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充满起床气的抱怨声。

“谁啊……吵死了……”

林念之一下子精神了,眼睛直发光,“你房里有人!还是个男人!我要进去看看!”说着便推开了许其琛一下子钻了进去。

一个大小姐,怎么这么大的劲儿。

许其琛拦也拦不住,眼看着进了门的林念之就走到了床边,正要掀开被子就被许其琛捉住了手,“我劝你不要……”

林念之挑了挑画得精致的柳叶眉,“为什么?”

许其琛咳嗽了两声,“非礼勿视,林小姐。”

林念之一阵脸红,“你!你!你不是跟宋沅言……难不成你背着他……我可真是看错你了!虽说宋沅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你怎么!”

宋沅言彻底被吵醒,被子里憋闷得慌,于是伸手扯开,露出自己的脸,“吵什么呢……”

林念之看见宋沅言的脸,一下子收回手,退得老远,“宋、宋、宋……”

许其琛叹口气,拽着林念之的胳膊就把她往外拉,“我都跟你说过了,你非不听。”

“你们!”林念之脸红得要命,“你们昨晚……”

最新小说: 在漫威世界重建赛博坦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秽土转生诸天纵横 诸天之从战狼开始穿越 灵气复苏:从血月开始 我的诸天避难所 诸天长生主 神话从文豪开始 诸天旅人:从成为二代僵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