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 > 第57章 少爷今天装病了吗(七)

第57章 少爷今天装病了吗(七)(1 / 2)

何小姐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说出话,她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从小到大,很少会出现脱离自己掌控以外的时刻,可面前这个冷淡自持的人,却好像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就那样温和的笑着,但眼睛从来没有放在她的身上。

不经意间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人,他下意识侧着脸,望着人来人往的百货公司门口,眼睛里似有期待。

她很清楚,这样的期待永远不会落在她的身上。

“我走了,孙先生。”何小姐从椅子上站起来,“这家咖啡厅的scone很好吃,你可以尝一尝。”

许其琛也站了起来。

“不必行礼。”何小姐浅浅笑着,“我在国外是学医的,明天我的诊所就要开张了,就在这咖啡厅的楼上,先生若是身体不适,大可以来找我。我相信先生对女医生一定不会有偏见的。”

许其琛也笑了笑,“谢谢你,Nancy。”

听到这句话,何小姐愣了愣,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都是朋友,谢什么。”

看着何小姐离开,许其琛又坐回到椅子上。

方才那一番对话,意味着自己的身世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何小姐查得到,那么刘家母子也快了。谢家的独子快不行了,谢老爷应当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那么宋沅风呢?他的局几乎只是设在宋家本家,目的也很明显,就是从宋沅言手中夺得家产,他似乎没有杀死孙霖的动机。

不对。许其琛看了看自己的右腿。

如果宋沅风认为孙霖知道当年那场车祸是他所为呢,一旦孙霖回到本家,成为谢家的继承人,就有了为当年的事报仇的资本。

许其琛现在确定不了宋沅风的想法,这一个思路还没办法站稳脚跟。

但是只要他还在宋家一天,这些人应该还没有办法正大光明地除掉他。

等许其琛吃掉了两块司康、一小块奶油蛋糕还有一杯咖啡,眼看着天都快黑了,宋沅言才终于从百货公司走出来。

许其琛推开咖啡厅大门,隔着一条不宽不窄的马路看着宋沅言。

目送斯蒂文先生上车离开的宋沅言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路灯下面的许其琛,小跑着过了马路。

“冷么?你站了多久?”宋沅言一过来便握住许其琛的手,也不管大街上有多少人。

许其琛摇摇头,“我刚从咖啡馆出来,不冷。”

“怨不得身上一股咖啡香。”宋沅言笑着揽住许其琛的肩膀,“今日母亲在家里和那些个太太们打牌,回去了定是要被她们拉去调侃一番的,想想便头疼……”

许其琛听着宋沅言的抱怨,冷不丁开口,“方才我见了何小姐。”

宋沅言原本还要继续念叨,听到这句话蓦然惊醒,“你找她做什么?!”

许其琛看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好笑极了,“只是凑巧遇到罢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喜欢逗他,于是一本正经地续道。

“何小姐让我跟她结婚。”

宋沅言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胸口一阵憋闷,拽着许其琛的手就拐进了一个没人的死胡同。

“她跟你求婚?”宋沅言气不打一处来,“我看她托生成小姐可真是屈了材了!”

许其琛抿着嘴唇,生怕自己笑出来。

“你怎么说的,你倒是告诉我啊。”宋沅言的手抓着许其琛的肩膀,“你该不会同意了吧,是,她家世好,长得不错,可我也不差啊,我怎么说也是个……”

“少爷。”许其琛终于开口,“你们没有可比性吧。”他刻意叹了口气,“再说了,你总归是要娶妻生子的,到时候纳个三四房姨太太……怎么,到时候还让我去伺候她们吗?”

宋沅言一听更气了,手都不自觉攥紧了,“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许其琛吃痛得皱了皱眉,宋沅言这才一下子松开手,一口气上不来又下不去,生生憋在胸口,眼看着宋沅言的咳疾就要发作,许其琛这才收起了玩笑。

“我跟她说了,我喜欢的人是你。”

这一口气提到了顶点,就差那么一丁点就要爆发了,听见许其琛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吹到快要爆炸的气球,忽的一下子,捏紧的口子被松了手。

全蔫儿了。

宋沅言背靠在对面的墙壁上,整个人像是刚被捞起来的溺水者,胸膛一起一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迟早有一天死在你手里。”

许其琛笑着站到了宋沅言的身边,蹲了下来,坐在地上。

被他整得没脾气的宋沅言也跟着坐了下来。

方方正正的胡同口像是一个小小的窗子,放着外头车水马龙的剪影。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太早。”明明是听起来很恶毒的话,却被许其琛说得异常温柔。

他轻轻地把头靠在了宋沅言的肩膀上,“我想和你一起,活很久。”他静静地望着天空,沉下来的夜色让细碎的星光浮了上来。

宋沅言也把头靠了上来,“活到什么时候?”

“起码,要活到更好的时代到来。”

宋沅言笑了笑,握住了许其琛的手,“好啊,听你的。”

等回到宋公馆的时候,正好宋太太迎了个照面。

“这么晚才回来,快过来。”宋太太朝宋沅言招着手,“这是何太太。”

宋沅言熟练地露出笑脸,“何太太好。”

“哦哟,这就是小言啊,可真是一表人才,比我家那几个儿子都好看。”何太太笑得很开心,耳垂上的翠玉晃个不停。

“真是抬举他了。”宋太太一脸自豪,抓着宋沅言的手,正要多说几句,何太太忽然开口。

“这位是……”

她的视线忽然转到了宋沅言身后的许其琛身上,“奇怪了,也不知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的,这小伙子倒像是我家雁茵素描上的人物,也是这样一身长衫……”

雁茵?难不成就是何小姐?

宋太太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变,却还是强撑着笑脸,解释道,“这是我家小言的贴身仆人,阿霖啊,还不向何太太行礼。”

何太太听到家仆二字,脸上露出一丝惊异,“哦,原来是这样……”

许其琛非常识相地行完礼,“太太,管家交代给的账本我还没有算完,我先下去了。”

宋太太点了点头。

许其琛立刻离开了前厅,心中暗觉不好,原以为何小姐这边开诚布公地谈完,算是可以放一放了,没想到竟从何太太这边露了马脚。一心想凑成这桩婚事的宋太太还不得把他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吗?

许其琛叹口气,就算没有何小姐这档子事儿,把人家的宝贝儿子拐走了,也够她气一壶的了。

一点也不冤枉。

怪得是,之后的数天,宋太太都当做没有知道这件事似的,可许其琛却不敢放松了警惕。

某一天的晚餐时,宋家老爷说起了安平区新建的百货公司工程,宋沅言不吭声,但最后宋老爷还是把这个担子放在了宋沅言的身上,“你明儿一早就过去,监督那些人。”

宋沅言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大哥一个人就可以,我去委实不必要,只会添乱。”

宋太太在桌子下踢了踢宋沅言,他这才答应了。

见这事儿定了下来,宋太太放下刀叉,开口道,“前些时日,妇女慈善会的会长搞了个捐款,在城东头租下个教堂,想办个慈善小学,这不马上年关了,可以收留些流落街头的小孩子。”

“这是好事啊。”宋沅言接过话茬,“母亲就该多做些慈善,比打牌好多了。”

“别插嘴。”宋太太说着,又咳嗽了一声,“现在地方是弄起来了,可缺的是人手,尤其是国文教师。我瞧着,咱们府里阿霖就挺好,教教小孩绝对是够的,这活儿也不累。”她稍稍侧了侧身子,看了一眼许其琛,“阿霖你说呢,正好小少爷这些天忙得很,你也不用跟着他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许其琛躬着身子点头,“太太决定就好。”

“我不!”宋沅言将盘子一推,“他走了我怎么办?”

宋老爷咳了一声,“难不成你要让阿霖跟你一辈子?年纪也不小了,少爷脾气收一收。”

宋沅言即便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听见宋老爷这样说了也没办法再发作。

宋太太对着许其琛倒是笑得和善,“我呢,知道你的腿脚不便,这个工作也不长,你就顶一阵儿,等到那边不缺人了,你再回来。”

宋太太做事也体面,没有像许其琛想得那样,直接甩着面孔骂他攀高枝儿,再把他轰出宋公馆,这已经是万幸了。至少他还可以腾出一两天的时间,在这里不紧不慢地收拾自己的行礼,想一想下一步的对策。

许其琛拿了几件冬衣,又从柜子里翻出个小行李箱,叠好了放进去,走到书柜边挑了几本自己还算喜欢的书,放在衣服上。

好像也没什么可拿的了。

许其琛一转身,看到了架子上放着的手杖,取了下来。

这才算是真正属于它的东西吧。

可是太贵重了,带在身边如果被偷了怎么办。

他的手不自觉摩挲着手杖上的花纹,发现与蓝宝石相对的反面,似乎有不太一样的花纹。

拿近了一看,是法文。

Montrésor.

许其琛大学的时候选修了法语,学得还算是不错。

为什么宋沅言要刻这一句呢?

刻个霖字好像更贴切一些。

正思索着,门忽然被打开了,许其琛吓得差点没拿稳手杖,抬头一看,是宋沅言。

“你在收拾行李么……”

许其琛将手杖放在桌子上,点了点头。

宋沅言将门关上,走到了许其琛的身边,一把抱住了许其琛。

许其琛笑着说,“这也是外国人的礼仪吗?”

宋沅言的下巴抵着许其琛的肩膀,摇了摇头,“不是,我就是想抱你,我每天都想这样抱着你。”

这种平铺直叙又毫无技巧的情话,许其琛格外受用。

“何雁茵现下是我的头号公敌,她想把你抢走,没抢走也便罢了,现在又害得我们被拆开。”

许其琛笑个不停,“你还可以再幼稚一些。”

“你去了那里,要和一堆小孩子在一起,他们肯定会很喜欢你。”宋沅言重重地叹了口气,“到时候我便又多了一群小敌人。”

许其琛的两只手臂箍着他的腰,“你怎么小孩子会喜欢我?”

宋沅言顿了顿,“我就是知道,我还知道,你一定很喜欢小孩子,这一去怕是再也不会惦记我了。”他叹了口气,一副失落无比的样子。

最新小说: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诸天旅人:从成为二代僵尸开始 灵气复苏:从血月开始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秽土转生诸天纵横 诸天之从战狼开始穿越 神话从文豪开始 诸天长生主 在漫威世界重建赛博坦 我的诸天避难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