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阴谋(1 / 2)

夜色幽深,圆月当空,画舫之中,杜越和绯墨两人对饮,歌姬舞姬在旁尽情的扭动着,歌唱着。

只不过两人都无心观赏。

这心中最为忧愁的自然是绯墨了。

这事毕竟是发生在百花楼,他这还白挨了一顿打,心里怎么会舒服呢!

身上的内伤还没有好。

杜越搂着一个美人,对着绯墨轻飘飘的道。

“这莫问天是三皇子的人,而且很受三皇子看重,今日这事可是严铁主动挑事,莫问天这事本来就也无错,何况这严铁只是一个普通将领而已,死了就死了,御海军那边也不会找他的麻烦,三皇子会帮莫问天摆平。”

绯墨躺在榻上,捂着胸口说道:“今日我感觉到莫问天还有杀招没出,这人本事非凡,被三皇子看重不足为奇,只是为什么三皇子那边丁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我也不曾想到此人除了一身惊艳绝伦的炼器之术,这武功修为竟然如此厉害。”

“三皇子对他保护的很厉害,他的本事不在于杀人,在于炼器,一个月他就能很轻易的炼制出一件极品灵器,所以他对元气的控制很厉害,不厉害的话,这炼器也炼不好。

炼器不是那么简单的,今天他的杀招估计就是想自爆灵器的,他是炼器师,身家颇为丰富,拼这些,你肯定是斗不过他的,而且他身上的灵器肯定不只有一把。

估计身上最少还有十来把和那把灵剑一样品质的灵剑,到时候全部拿出来自爆,你未必是他的对手。”

杜越饮了一口酒,折扇轻摇,尽显潇洒,只可惜一张大胖脸,和小肥手,怎么样都潇洒不起来。

不过他怀中的美人却不敢有一丝丝的嫌弃,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他,给他喂食葡萄。

“他有如此本事,就算他杀了我,三皇子也会强势保下他,难怪我怎么感觉他还有杀招,定然还有很多把灵器没出,炼器师这身家确实不是你我能比的。”

绯墨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莫问天的能力太强了,这炼器的成功率也太高了吧!只怕沁谷南家都没有这样的炼器实力。

杜越轻笑一声,说道:“你也别怪他,是谁来了你这里,受了这样的待遇,都会一肚子的气,那严铁怎么会突然找上莫问天的麻烦,你这百花楼可是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乱子。”

“这个就不劳少阁主操心了,绯墨自当处理干净。”

绯墨冷哼一声,无风不起浪,今日之事绝对不是巧合,这莫问天难怪要杀人立威了。

在百花楼之中被人调戏,这口气要是咽了下去,以后莫问天也没脸出来混了。

今天这事他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究竟是谁敢拿他们百花楼当靶子。

第二日正午时分。

艳阳高照,树叶都被晒的卷起来了,这天气时分炎热。

跪在青石地上的紫芙蓉却是冷汗一滴又一滴,汗流不止。站在一旁的月芙蓉也不敢去擦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的站着,不敢出声。

那日她就在旁边,也没有想到那个小白脸,看着和和气气,说话也貌似纯良,行为举止都不像一个高人,居然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居然敢在百花楼杀人,还把楼主打成了重伤,更没想到对方的身份地位竟然是如此不凡。

才不过一息之间,就是额头擦汗这么多短暂的时间,瞬间就杀了一个人,然后还把楼主打成重伤。

最后居然还觉得挺委屈,一副受了莫大的屈辱一样,这变脸的态度叫人叹为观止。

这刀光火石之间,变化如此之快,叫人如何欣赏的来,想起之前还在和人谈论聊天,月芙蓉只觉得劫后余生,原来曾经这样和一个大佬聊过天。

不过这紫芙蓉也是的,都收了人家一整颗元石,还有好多金子,还找人暗算人家,现在还连累了自己。

一团黑气飞到正上方空着的位置上,绯墨和百花楼其余人全部跪下,齐声呼喊:“拜见主上。”

“紫芙蓉,你一向都是本尊最看重的属下,真是太让本尊失望了。”

“主人,求求您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紫芙蓉跪在地上哀嚎,一团黑气裹住了紫芙蓉,紫芙蓉发出痛苦的惨叫。

片刻过后,紫芙蓉变成了一堆白骨。

这黑气化成了一只眼睛,看向了绯墨对着绯墨道。

“你一向是最有眼力的,你即已看出他的不凡,还敢暗算于他,你错就错在暗算失败了,让百花楼替你承担这一切。”

这压力是直接给到了绯墨,月芙蓉只是从被这个余威所摄而已。

月芙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言语,直到紫芙蓉的惨叫声停止,直到主上走了良久,月芙蓉才敢抬头。

紫芙蓉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具白色的骨头,一股寒气自月芙蓉心间升起,明明很热,却觉得无比的冷。

月芙蓉突然一瞬间明白为什么莫问天重伤楼主,不问青红皂白,就直接开打,因为他知道是百花楼这边使的乱子,是百花楼暗算他,他选择了最简单直接明了的方式警告百花楼。

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底气,因为朝廷已经派人查封了百花楼,严军之死,直接扣在了百花楼之上,御海军想找人出气,只能找百花楼。

绯墨身上受的伤本来就还没好,这一下伤势更重了。

“属下知罪,还望主上能够原谅属下。”

黑气冷哼一声消散了,始终未曾留下全部面貌。

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居。

煜王不想和御海军硬碰硬的,但是莫问天必须要保,何况这件事是莫问天被人主动挑衅,现在城主府那边一口咬定,莫问天离开百花楼之时,严军只是受伤,并未死亡,是严军之前就已经中毒了,严军是死于毒发身亡。

月芙蓉黑心事也不是没干,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也能改口咬定是百花楼干的。而且取证的时候发现,莫问天现在使用的是玄铁针,那个柱子上,地板上,但是严军的身上没有伤口。

谁也不知道,莫莫杀严军用的是玄冰针,这冰针融化在体内,体内还藏了毒,自然看不到伤口,是中毒而亡了。

最新小说: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闺暖 仙风药令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前妻 江山许你 重生八零年代里当恶婆婆 温香艳玉 焚心[ABO] 和病娇大佬协议订婚后 爷不叫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