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怒杀(1 / 2)

莫莫也不想对紫芙蓉说的这么刻薄,打击一个女孩子的颜值,但是紫芙蓉一直往莫莫身上靠,这身上的也不知道涂抹了些什么香粉,这一双手还一直在莫莫身上乱摸,莫莫实在是有点受不了,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凶一点了。

这大厅里的琴声弹得着实不错,比杜越那个侍女强多了,生的也好看。这琴师生的甚好好看,温润如玉。

莫莫喜欢的就是生的俊美,温润如玉的男子。

比如以前看电视里面雪花女神龙的欧阳明日,看到他,莫莫才知道这世上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这个形容词是真的,可惜的是英年早婚,不过他过得挺幸福的。

这大厅弹琴的男子颇有几分欧阳明日的感觉,唯一少的就是那种气质了。

那种肌肉男,有的人觉得很man,但是莫莫不爱这一口,她喜欢少年偏偏佳公子这一款,全身肌肉鼓鼓的,不对她的胃口。

月芙蓉这时推门走了进来,娇声道:“公子,觉得奴家的姿色如何?”

莫莫扫了一眼,对着月芙蓉问道:“这抚琴的男子是谁,生的还不错。”

月芙蓉翻了翻白眼,在心中吐槽难怪看不上紫芙蓉,原来是个断袖,这就对了,紫芙蓉生的普通,但是一身媚术不凡,怎么会让男人心生厌恶了,这也就说的通了。

在这百花楼之中,什么样的人都见得多了,月芙蓉也就不大惊小怪。

月芙蓉换了一个正常的语气对着莫莫道:“公子,这琴师叫忘尘,可是不接客的,您可真是幸运,忘尘可是三个月才会上一次台,您今日正好赶上了。”

“忘尘,这名字到有点出家人的感觉,他怎会来此呢!”

“他好像道教余孽,被官府判到楼中,永世为娼。”

莫莫惊了一下,道:“他不是男人,男人不是应该去挖矿吗?”

莫莫觉得有点奇怪,按照她的脑回路,一般这被判到青楼不是应该女子才会得到这样的处刑,男的一般都是到偏远地区挖矿。

月芙蓉捂嘴一笑,道:“公子,您这就有所不知了,这男人也是有男人喜欢的,这忘尘生的俊美,而且是身怀异术,容颜不老,气质出尘,这些贵女有不少人喜欢忘尘的。

所以他不轻易接客,其他男子,容貌老去,会在这百花楼中当个龟奴,打杂的。女子也是一样,容颜老去,会在这里当个嬷嬷,培训新的女子,或者在这里煮饭洗碗,打杂,百花楼对待这些年老的还是很不错的,没有把她们赶出去。”

“你们这些人,这年轻是应该也能赚不少钱。,怎么就没想着存点钱自己养老,老了也不用在这里打杂!”

月芙蓉也不知怎么了,讥讽的笑了一声:“公子,我们入了这百花楼就是贱籍,永远低人一等,出去了又如何,官府中人遇事亦只能欺负我们,地方无赖欺负你,那些钱根本保不住,被人抢了去也无处说理。

还不如呆在这百花楼中自在,至少还能得到这楼主的庇佑。”

原来如此,这世道,尽是如此辛酸。

莫莫悠悠的道。

“姑娘,我本来想打赏你一点,但是对你们也没什么用,就不打赏了,你退下吧!我自己在这里看一会儿。”

月芙蓉傻愣在原地,怎么会这样,寻常人不是应当心疼吗?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这么理直气壮的说不打赏,他手里蛮大方的啊!给紫芙蓉的可是元石啊!

下人端着菜进来,月芙蓉看了一眼还真的有茶,谁会来青楼喝茶呢!

莫莫尝了一口菜,这味道,比茗香楼的厨子手艺还要好,不亏。

不过这百花楼也就这样,太贵了,下次不来了,去茗香楼听听那说书老头说书也不错,又热闹,又便宜。

这忘尘,不错,不错,这我见犹怜的气质,这琴声之中压抑着无限悲伤,改天要不要去找找三皇子说说,看看能不能捞出来,自己府上那么大,多个住也不占地方。

东边雅座有丝竹之声传来,西边雅座有人吟诗作对。莫莫这里,只有吃饭的声音,并无才艺表演。

逛个青楼也不容易,还要多才多艺,才招人喜欢。

莫莫突然想起了杜越,那小胖子弹得一手好琴,估计也是青楼逛多了,没办法。那胖子挺有趣了,这阵子忙于为周煜炼器,鲜少出来走动走动了。

论吃喝玩乐,谁有他精通啊!而且还不用自己给钱,吃白食。

下半场,换了另外一个美丽女子抚琴,莫莫也吃饱喝足了,这琴听多了,也腻的慌。又待会了一会儿,下半场舞女居然换成了脱衣舞,底下一群人还很嗨。

莫莫打开房门,正准备离去。

“哪里来的美人儿。”一个醉酒大汉突然对着莫莫扑了过来。

这一身酒气,怪恶心的,莫莫连手都不想用,直接一脚踢过去,居然被抓住了,灵力一震,没震开,这大汉只是后退了三步而已,武王强者如今是满大街跑了吗?一排包含灵力的银针飞出。

那大汉才放弃再次进攻莫莫的打算,只得躲避银针,莫莫一个飞身,落到了大厅之中,怒声高喊:“这就是百花楼的待客之道,我莫某今日可算是长了见识。”

这出了事,百花楼居然没有打手过来处理,莫莫觉得有些无语。

这事不可能是巧合,她莫莫在这临海城还是有不少名气的。

不可能没有人不认识她,而且她是客人,还是男装,怎么会突然有人调戏她,摆明了今天就是一个局,有人故意设计她的。

“有刺的美人,我喜欢。”那大汉戏谑的说道。

醉酒大汉身体一动,打算也跟飞下去,但是普天盖地银针,避之不及,只能施展武技,裂天掌,一道强烈的掌风对着莫莫攻击过去。

莫莫嘴角冷笑一声,这些针可不是普通的银针,是玄铁针,元气罩没用。

银针入体,那大汉的酒气也醒了几分,不好,这人居然也是武王强者,而且他才想起来,莫莫是一个炼器高手,这银针可破罡气。

打斗只在分秒之间,百花楼来人,反应不及。

待得反应过来之后,那醉酒大汉已经倒下了。

最新小说: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闺暖 仙风药令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前妻 江山许你 重生八零年代里当恶婆婆 温香艳玉 焚心[ABO] 和病娇大佬协议订婚后 爷不叫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