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欺骗(1 / 1)

安贞一直认为安宁的爱情是卑微到尘埃里的企求,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其他人无能为力,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如果有一日,黄昭浪子回头,是安宁的造化,苦尽甘来;若是黄昭变本加厉,安宁也并非一定要委屈自己陪伴黄昭到老。无论结果如何,安宁都必需自己承担,可是安宁却一而再再而三让她们为她的婚姻保驾护航,没完没了。

黄昭一家是吸人骨血不眨眼的吸血鬼,安宁性子软弱做了吸血鬼的獠牙,张口就朝她们咬,一点没有手软。只要安宁在黄家一日,这样的事一定没个头,日久天长,她们等不到安宁回头,就会彻底因为心寒和安宁断绝关系。这样的结果,想想都会难过。

安宁虽然软弱,却并不糊涂,她只是还未醒悟,被爱情迷惑。

必须让她明白,她的生活只能靠自己,哪怕釜底抽薪。

再耀眼的红日,也会有日落西山的时刻,爱情的流逝会让安宁醒悟,生活的苛待会加速这个过程。所以她建议何珊卖掉房子作为最后规劝安宁的手段,安宁作为黄昭的妻子即使没有使用一分借款,她也要背上一半的债务,为了帮助安宁,房子也得卖掉。

安贞的私人存款已足够购买另一套房产,所以她并不担心卖房后家人的生活,只是这些保障她没有说,就怕安宁知道,主意打到她的头上,断了全家的后路。

何珊听了安贞的建议,思索了一夜下了决定,她首先连夜坐动车到隔壁文市骆诗楠的家里,向他的父母解释了来龙去脉,希望他们理解。好在,骆诗楠的父母大度,安贞的婚事没有受影响。

何珊将房子卖掉分成四份,一份给了安宁,另外两份分别给了安贞和安然,自己持有一份,她把安宁的那份钱给她,自己的那份以借款的名义借给安宁。在把钱给安宁的时候,何珊要求安宁签一份断绝母女的断绝书。

安宁脸色蜡黄,眼圈乌黑,怀孕三个月的人干瘦得不像话,看着这份断绝书,眼泪又哗哗留下来,令人着实不忍。

何珊硬起心肠:“我能帮你的都帮了,安贞和安然不能没钱傍身,她们的钱你别打主意。我以后也帮不起你了,我这样帮助你们,黄家说了什么,感激吗?”

安宁赶紧点头。

何珊看穿一切,淡淡冷笑:“真的吗?”

安宁装不下去,沉默不语,只顾流泪。

“我多想好好照顾你,看你的孩子出生,可你太不争气了,你整个心都挂在黄昭身上,黄家的话就是命令,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不顾及我和你的姐妹,完全昏了头了。”

安宁猛摇头:“不是的,不是的。”

何珊疲惫得撑着头,连责备的话都懒得说一句,反正安宁现在也听不进去,说了也是白说:“房子是我给你付的首付,写了你的名字吗?她们家赶在领证前一天去付的钱,房子写的是黄昭的名字,是婚前财产,你分不到一分钱。如今出事了,他们家守着房子不肯卖,要我出钱帮你们,是吃准你,吃准我们会帮你。”

安宁听着何珊的话,手指不安的绞在一起,木讷又顽固的样子让何珊气闷。

何珊继续道:“可我帮不起了,最后安居的房子都拿去帮你,我自问尽责了。安贞好好的婚礼,本该大操大办,要打折扣简陋来办了。安然才高二,要跟着我过苦日子了。从头到尾,你压根没为我们想过吧,只想讨好黄家的人,讨好黄昭。”

安宁摇头想要解释,被何珊打断,质问:“你扪心自问,你结婚一个月,她们对你怎么样,我们又是怎么对你的!你自己选择活得像个仆人,活得低进尘埃里,你自己去,为什么要带上我们家的人!”她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捂着胸虚弱道,“我还有两个女儿,她们都很孝顺,我要为她们考虑,不能再受你的连累,以后我再也帮不了你了。”

安宁无话可说,颤颤巍巍签好断绝书,快要哭死过去。

何珊狠下心,拿起断绝书要走,被安宁最后拦下:“妈妈,最后一次,你陪我去还钱吧,我难受。”

何珊看着安宁满面泪痕骨瘦如柴的样子,终究心软了,陪着安宁去财务公司还了钱。

谁想,这一趟是真正的人间地狱,万劫不复。

安宁拿到钱后五个月都没敢与何珊她们联系,虽然安宁昏了头,何珊和安贞还清醒,还念及亲情,当初买房的地方选的是何珊好友的小区,方便照应。她们从旁打听,也知道了安宁的近况,安宁最近过得还不错,拿出了一大笔钱还债,虽然黄昭家人还会对安宁诸多挑剔,总算有所收敛,黄昭还会陪着安宁饭后散步养胎。

何珊听了只轻轻叹气,既不替安宁开心,也没有感到欣慰:“希望她真的幸福吧。”她转头对安贞说,“还有一个多月,你就要嫁人了,妈妈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结婚。”她摸着安贞的脸,慈爱地看着她:“你一定是最美的新娘。”

安贞打趣道:“可不能给安然听到,她要吃醋了。”

安然在房间里大喊:“我、听、见、了。不过,我不介意,我也觉得大姐会是最美的新娘。”

何珊扑哧一声笑出来,本来因为房子小隔音不好还在抑郁的心一下被安然点亮,她想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比起一些被儿女背叛的父母,她幸运得多,还有两个孝顺懂事的女儿,这样,也很好。

九月,婚礼的进程一切都很顺利,喜帖已经备好,宴会场已经定好,喜糖酒水都买齐了,伴娘伴郎都找好了,还有足足一个月去准备一些细节。随着日子的接近,安家似乎摆脱了安宁带来的灰色心情,笑声重新回到了安家。

幸福止步于今夜,不速之客上门打扰了安家的平静生活,两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西装男上门追债,何珊作为四月中旬签订一份一百万的贷款合同的保证人,因为借贷人无法偿还款项,需要她这个保证人来偿还,何珊压根不信,把两人当做骗子赶出了家门。西装男转而去找安贞。

瘦高男子笑眯眯道:“我们给何女士打过电话,但是她不接,上门也被赶出来了,只能来找您呢,希望您转告何女士,让她按时还钱。”

安贞一张一张翻看着借贷证明复印件,心里一分分冰凉,她是做金融的,看着这个文件就知道不是作假的。她对着二人道:“我需要时间去证明。”

比瘦高男子圆润一些的男子递上名片,也不催促:“那就再等两天吧,我们就先走了。”至始至终态度亲切友好。

安贞赶紧打电话回家确认:“妈妈,你仔细想想,去帮安宁还债的那家债务公司的名字是什么?”

何珊仔细回想了一下:“是,是叫‘发大财’这个名字,当时就觉得很好记所以记得。”

安贞声音轻了几分,仿佛脱力般:“妈妈,你那天有签字吗?”

何珊听出了安贞语气中的异样,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我代安宁签了字,是还钱的凭证,她当时肚子不舒服,整个人浑身无力签不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她想起了几天前的催债电话和今天上门的人,不敢置信道,“难道我签的不是还钱凭证,是借钱的……”

何珊双目猩红:“安宁她竟然骗我!”

最新小说: 我与主播有个约会 神医从游戏开始 开局签到绝美总裁 无极界代管 我真不是上门神医 我拿300亿跟你们玩 都市最强仙帝 我能暂停时间 帝王赘婿 送个外卖奖励一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