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分金子(1 / 2)

郭子兴冷笑着,看着盒子里用石灰腌好,死不瞑目的人头。

不是一颗,而是一排。整整齐齐,男男女女。

“大帅,范家上下十来口人的脑袋,都在这儿了!”朱重八恭敬地说道。

“好!好!”郭子兴捋着胡须,微微笑道,“重八呀,俺没有看错你,是个好样的!”

“都是大帅栽培!”朱重八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单子,上面是回城的路上,朱九统计出来的单子。

“范家堡粮两千八百担,金一百六十两,银三千二百两,铜钱共计四千三百八十儿贯七十五文。耕牛十二头,羊......”

“不用念了!”郭子兴满意的点头,“这些小事,报给张副帅就中了!”

朱重八还是把单子放在桌上,又道,“还有一事,本次打范家堡。共死伤兄弟一百二十人,其中有大帅的亲兵,侯三!”说着,看了郭子兴一眼,“兄弟们在一处房子里找到他的尸首,应该是玩女人的时候,被攮死的!”

“不争气的东西,死在女人手里!”郭大帅冷哼一声。

随后看看,朱重八,“你初来乍到,连立大功。在本帅这,有功就要赏,从今天起,你就是俺手下的亲兵副队长,你去给老周当个副手,如何?”

朱重八单膝跪地,“谢大帅!”

“来呀!”郭子兴喊了一声,后屋走出一个亲兵,手里端着一个黄澄澄的托盘。

上面摆的,俨然是一个个小金元宝。

“这有五十两金子,赏你的!”郭子兴亲手把朱重八扶起来,“好好干,俺不会亏待自家人!”

“属下肝脑涂地!”

朱重八端着金子,退了出去。

郭子兴笑笑,坐在太师椅上喝茶。

张天祐从后屋出来,看看门外,小声道,“姐夫,他一个刚来的,您又给官位,又给金子的,赏得重了吧?”

“你懂个球!”郭子兴笑骂,“这个朱重八有勇有谋,心细如发,还是个懂规矩知道分寸的人,咱们手底下,就缺这样的人。”

说着,喝了口茶,继续道,“你知道跟他同去的亲兵回来咋说?”

“说啥?”

“范家堡的金银,朱重八一个铜钱都没私拿,全清点装车。”郭子兴正色道,“这样手脚干净,忠心卖命的人不提拔,提拔谁?”

张天祐若有所思。

······

“月牙儿!”

朱九笑着趴在厨房的窗台上。

里面,胖丫头月牙儿正在淘米。

“回来啦?”月牙儿笑笑,露出两颗虎牙。

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朱九一圈。

“俺回来了,全须全尾的回来的了!”朱九嘿嘿笑道。

月牙儿在围裙上擦擦通红的手,笑道,“饿吗?有包子!”

说着,翻开一个冒着热气的蒸笼,嘶着冷气,捡了两个大包子出来。

朱九看得揪心,“别拿了,烫手!”

“没事!呼呼!”月牙儿在手指头上吹吹,包子放在一个碗里,递过来,“赶紧,趁热,猪肉大葱的!”

“哎!”朱九笑笑,也不管烫不烫,咬了一口,全是油水,然后美美的笑了。

月牙儿也笑了,接着坐下,准备淘米。

“你等会,刚拿了烫东西,又去泡凉水,手都裂了!”

“俺又不是啥金贵人,没事儿!”

月牙说着,就见朱九长长的手,从窗户神进来,手心里握着一个闪亮的小瓷瓶。

“啥呀?”

朱九憨厚地笑道,“哈喇油!俺看你天天在厨房,洗菜做饭,都是凉水,手上都有口子了。回城的时候,路过一个杂货铺子,特意给你买地!”

“呀!”月牙儿的眼睛闪亮闪亮的,慢慢的接过来,眼睛都看不够了,宝贝似的抓在手里,小声道,“你,净乱花钱!”

“俺有钱!”朱九拍拍腰包,小声说道。

月牙儿珍重的把小瓶收好,板着脸,“有钱也不能乱花,你卖命的钱。”

“嘿嘿!”朱九笑笑,咬一口包子,满嘴油。

“弟儿!”

朱重八在院门口喊。

最新小说: 大秦从神话开始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承唐启明 漫威之绝对交易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 剧穿女主跟男二HE了 大魏最强驸马爷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