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俺大哥叫重八 > 二十三 老子第一个,谁跟?

二十三 老子第一个,谁跟?(1 / 2)

天边,残阳。

落日的余晖下,大地草木,山川河流,仿佛油画中的美景。

耳边,喊杀,死亡,叫骂。

鲜血,渲染着大地。

尸体,不甘的双眼变得空洞,涣散。

天地似乎不会关心,人间发生什么,不管人多惨,它都是一样的美。

天地不仁。

人活得就不如狗。

“嗨哟,嗨哟!”

举着盾牌的士兵们,用粗大的树干,撞击范家堡的大门。

“啊!”

弓箭从盾牌的缝隙中射进来,士兵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然后,大石头,滚烫的粪水。

“啊!”

门口,变成死亡的海洋。

“娘呀!”

“爹呀!”

身上冒烟的士兵,皮肉翻滚,拼命的往回爬。

可是,只要他们后退。

郭大帅压阵的亲兵们,直接就地正法。

“后退者死!”

落日的光芒下,这些执法者,狰狞的叫着。

朱重八的脸,比天色还黑。

“啊!”

又是阵阵惨叫。

咔嚓一声,那些顺着简易木梯爬城的士兵,下饺子一样掉下来,梯子断了。

“庄客们,乡亲们!杀一个红巾贼,俺赏五十斤白面!”范德彪在城头,跳脚大叫。

孙德崖的事发了,不想用都知道,郭子兴的人来灭门了。

宁可死,也不能让这些贼进来。

“瞄准城头射!”

朱重八的喊声中,亲兵们的弓箭反击。

城头上那些站起来往下扔石头的百姓,惨叫着落下。

然后,下面的士兵就像野狗抢食物一样,手起刀落,砍成碎片。

“重八,歇口气吧!”

耿再成走过来,“兄弟们打不动了,喘口气!”

“不行!”朱重八看着范家堡的墙,“这口气松了,再提起就难了!”

“可是攻不下来,这口气早晚要散!”耿再成指着范家堡大门,“那得撞到啥时候?人都死绝了都撞不开!”

死了很多人。范家堡死了很多人,红巾军也死了很多人。

范家堡下面都是尸体,朱九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尸体。

准确的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生死相搏的场景。

一边是为了保卫家园。

一边是喝酒吃肉玩娘们,嗷嗷叫的亡命徒。

他们其实没有仇恨,但是这个世道,杀人不需要仇恨。

“下来吧!”

嗖,刀疤老七一箭射到墙头。

一个看起来和朱九差不多大后生,撕心裂肺的跌落。

“让你扔石头!”

一刀,跺掉了后生的脚。

然后,那个士兵狰狞的笑着跑开,躲在墙下面。

“娘呀!”

后生,满脸是泪水,手深深的扣进了泥土。

哭嚎着,往前爬,触目惊心的血迹。

“儿呀!”

墙上面,有汉子痛彻心扉的悲鸣。

“烫死他们!”

一口巨大的锅,在墙头翻滚。腥臭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紧接着,哗啦一下瀑布一样。

范家堡门口的那些士兵,痛苦的惨叫。

朱九清晰的看见,一个士兵随手一抓,血肉之下露出白骨。

“糟他娘的,进不去!”

”不打了,不打了!”

门口的士兵们仓皇后退,这次执法者没有落刀。

兔子逼急了咬人,这些人杀红眼了,谁管你是不是大帅的亲兵。

“哥!”朱九拉下朱重八的袖子,“死太多人,先别打了!”

“不中!”朱重八怒吼,“一个范家堡都拿不下,咱兄弟还混啥?”说着,嘶吼,“下一队准备!”

轮到歪瓜裂枣们了,除了花大傻无所畏惧,手里拿着一把斧子,跃跃欲试之外。

其他人,都缩着脖子。

“老子知道你们怕!”朱重八的目光,冰冷的在这些兵的脸上扫过,“你们怕死!可是你们想过没有,打不下来,回去后,咱们咋说?”

“大帅不养吃干饭的!没了这碗饭,你们都得出去要饭!”

“是饿死还是战死?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进了堡子随便你们乐呵!”

朱重八大声的吼叫,可是这些兵的眼神却依旧没有神采。

”老子带头,冲第一个!”

朱重八忽然喊道,“要死,老子先死!谁跟着我?”

“俺跟着!”费聚狂热的叫喊。

最新小说: 大魏最强驸马爷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剧穿女主跟男二HE了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大秦从神话开始 承唐启明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 漫威之绝对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