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立威(1 / 2)

天空,白云慢慢悠悠的飘着,很美,很静,很轻。

大地的泥土还冻着,很硬。但是勤劳的农人已经开始劳作,一年之计在于春。

这个灾民遍地,官府横征暴敛的世道。能够有块地种,就是一家人活下去,最可靠的保障。

“爹,喝口水吧!”

年轻的姑娘,捧着水壶,笑容甜美,健美的身姿配上小麦般的肤色,馋坏了远处偷看的小伙。

老人慢慢的直起腰,笑着捶打不中用的身体,接过女儿手里的水壶。

下一秒,他却定住了。

像是,没了魂一样。

“爹?”女儿再次呼唤。

“妮儿!”老人脸上的肌肉颤抖着,忽然一把推开女儿,凄厉的喊叫,“妮儿,跑!贼来啦!”

远处,骑兵的身影从地平线冒出头。

地里的农人,开始漫山遍野的朝范家堡里奔跑。

当当当!

堡子上,示警的铜钟被敲响。

有力气的男人们,拿起兵器和粗制的弓箭,站到墙上,这是他们的家,他们要保卫家园。

骑兵越来越近了,几十个骑兵却有着撼天动地的威力,似乎大地都在颤抖。还有阳光下,他们刀锋折射出来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是造反的红巾军,一般贼,哪来这么多骑兵?”

范家堡的当家人,范德彪一头冷汗。他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孔武有力,是个粗壮的汉子。

但是此刻,他的腿也在抖着。

“爹,咋办?”他的儿子,范敢敌,在他身后颤声问。

“稳住,别慌。先让你媳妇和孩子躲到窖里去。”范德彪说道,“让堡子里,能动弹的,都炒家伙上墙。说啥都不能让红巾贼进来!”

·········

骑兵到了堡下,战马喘着粗气,马上的骑士,冷冷的看着城头。

路上,有几巨尸体,那是没来得及逃回堡里的人,被长刀划破脊背,血流了一地。

朱九的驴跑不快,他只能跟在最后面,所以他从后面目睹了一切。

那些无辜的人,惨叫着倒下的时候,他也差点从驴上掉下来。

缰绳勒破了他的掌心,心里压了一块石头,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前面,传来叫骂的声音。

是骑兵们在范家堡的下面,耀武扬威的叫骂。

朱九拍着驴屁股,慢慢的前行。

忽然,他的耳朵动了动,旁边的枯草地里有声音。

他缓缓的过去,那些枯草开始微微的晃动,像是人哆嗦的身体。

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姑娘,趴在草里,哀求的看着朱五。

老人满脸是泪水,紧紧握着姑娘的手,趴在那用头不住的在地上磕着。

“小九儿,快点!”

刀疤老七在堡下面喊,因为给他写过家信,一路上对他很照应。

“俺撒尿!”朱九扯谎。

跳下驴,站在枯草边上,用驴挡着老头和姑娘。

“后面还有很多人,朝相反的方向爬,等我们走了,你们再回来。”

看着眼前,惊恐颤抖的父女,朱九几乎落泪,“爬,快!”

老人感激的点头,拉着女儿,在初春的地上,艰难爬行。

·······

“你他娘的撒尿比老子屙屎时间都长!”

范家堡下,骑兵们下马让战马休息,刀疤老七揉着朱九的脑袋,笑骂。

“他头一回打仗,尿多点不稀奇。你以为谁都跟你老七似的,没心没肺!”耿再成在边上笑道。

朱九走到朱重八身边,“哥,你看啥呢?”

“范家堡!”朱重八叹口气,“这堡的土墙一丈高,墙上有跺,大门口上面还有箭楼,大白天的,不好上呀!”

“那咋不晚上打?”朱九问。

朱重八脸上一红,“他娘的,这帮大帅的亲兵,见着人就往前冲,俺拦都拦不住!”

最新小说: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漫威之绝对交易 承唐启明 大秦从神话开始 剧穿女主跟男二HE了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 全球动漫降临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