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俺大哥叫重八 > 十八 去见老丈人?

十八 去见老丈人?(1 / 2)

清晨,朱九被冻醒。

按照他这个纯北方人的地理观念,淮西绝对算得上南方。

他生长干燥寒冷的北方,那里的冬天绝对可以冻死人,但那是室外。屋内,从十月中到第二年的四月末,始终温暖如春。

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对南方冬天的理解就是,取暖基本靠抖,还他妈无处可躲,只能到处抖。

“真他妈冷!”

现在,朱九就在发抖,屋里灶里的火已经灭了,灰都是冷的。

歪瓜裂枣们个个蜷缩在破旧的铺盖里,跟狗似的。

就连朱重八........

“好吧,我说咋这么冷呢?”朱九搓搓手,“你他妈睡抢被子呀!”

昨儿晚上,似乎闹到挺晚,营里的百户过来骂了两次,最后也加入听众的行列。

在朱九入睡之前,朱重八和小寡妇的故事,已经被逼得讲了五六次。

但是重八哥的口才,每次都会有不同的细节,比如到底是先抓左边,还是抓右边,后面来还是前面来。

小寡妇第二天直不起腰,寡妇的婆婆差点收他当干儿子,让他入赘,等等。

在重八的讲述中,寡妇的婆婆,也是个四十多岁,徐娘半老一身好膘的娘们。

朱九虽然小,但是后世各种XHW的洗礼下,很轻松的就判断出。

朱重八在吹牛B。

但是,歪瓜裂枣们不知道。

个个眼睛发亮,嘴角发亮,裤裆鼓鼓地。

“老子要是带了手机过来,你们得管老子叫爹!”

当时,带着这样的吐槽,朱九昏然睡去。

但是不得不承认,有的人,天生就会成为别人的焦点,让所有人围着他转。

朱重八,就是这样的人。

“起了?”朱九哆嗦的时候,朱重八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咋起这么早?”

朱九看看窗户外,荒凉的景色,“俺想尿尿!”

是想尿,十六七岁的少年人,早上这一刻,那真是一柱擎天。

可是,外边太冷了,宁可憋着,也不愿意起来。被窝再冷,也是被窝。

“呵呵!”朱重八笑了,“俺也想尿!”

随后,两人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站了起来。

“呀,弟儿,恁下面是杆枪!”朱重八指着朱九,清晨的突起,呲牙咧嘴的笑道。

“哥,恁那个比俺还大呢!”朱九也瞅瞅重八,气人,高出一小块儿。

“明儿别和俺睡?”朱重八披上衣服往外走。

“为啥?”朱九跟着。

“俺怕恁捅俺!”

“俺还怕恁哩!”

哗啦!

两只粗大有力的水柱喷射出来,墙角尚未融化的冰雪,化作一片浑浊。

接着,不知谁先开始,喷射的水柱慢慢上升,从低到高,竟然跃过了窗户。

“咦,下雨啦!”屋里,传来徐大眼的纳闷声。

哥俩在窗户外,东倒西歪的无声大笑。

正好,赵老蔫披着棉袄,从屋里出来,见到哥俩的气势,顿时一愣。

然后,蔫头耷脑地走到一边,开始小河流水。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男人早上一泡尿,晚上娘们嗷嗷叫。”

朱九提上裤子,嘴里哼着胡编乱造的歌谣。

“真他娘的好诗,好诗!”朱重八大笑。

尿完尿,回笼觉。

两人又在屋里躺下,跟没骨头的蛆似的。

“哎,弟儿,恁读过书?”朱重八忽然眼睛冒光的问道。

这事瞒不住,朱九实话实说,“念过好些年呢?”

最新小说: 大魏最强驸马爷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剧穿女主跟男二HE了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大秦从神话开始 承唐启明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 漫威之绝对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