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俺大哥叫重八 > 十五 发哥附体朱重八

十五 发哥附体朱重八(1 / 2)

“来喽,押啦,押啦,押啦!”

朱重八左手高举骰盅,手腕晃动,里面的骰子哗啦啦地响。

右手在桌子上一顿划拉,豆腐块大的牌九在他的大手下,翻来覆去。

啪地一声脆响,骰盅放在桌上,两只大手灵活的开始码牌,熟练的程度堪比朱九键盘打字。

我天!朱九看看那个高大的声影,哥哥你不是好这口呀!你他妈是门清。

你这架势,这不发哥吗?

“押多少都行,撑死胆子大的,饿死胆小的!”

大手放开,整整齐齐一片长城,朱重八放开喉咙喊。

”押!”徐大眼吃完了肉,舔两下脏兮兮的爪子,一把铜钱押在了天字门上。

桌上有块布,布上面画出格子,每个格子中都有字,比如天门,地门。

这些地痞流氓组成的红巾军,自己的名字都未必会写,但是牌桌上的字,却是认得清清楚楚。

徐大眼带头,其他人纷纷押钱,眨眼间桌子上堆满了。

其中刚才坐庄的汉子最为豪气,直接押了二两银子独占一门。

牌九不可能人人都发牌,徐大眼等人只是押注,桌子上除了重八和刚做坐庄的汉子外,还有两人坐着,只有他们四个能拿到牌。

“弟儿,恁不押几把!”朱重八对朱九眨眨眼,脚在桌子底下不动声色的踢了朱九一下。

“押,哥哥坐庄有什么不敢压的!”

朱九心领神会,重八哥这是心里有底呀。

莫非,手上有活儿?

于是掏出几颗散银子,放在庄家那一门上。

“哥,俺押你!”

“好嘞!”朱重八吆喝一声,“买定离手!”

说完,手中骰盅晃动,开盖之后,朱九还没看清楚。

朱重八就大声喊道,“九!”

不是喊朱九,而是骰子的点数。

“拿着,你的,你的!”

朱重八手指飞快的分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四人的牌上,屋里满是粗重的喘息声。

“开牌吧!”朱重八抓起自己的两张牌,扫了眼,笑着说道。

坐庄的汉子脸上不动声色,撇了朱重八一眼,两颗牌亮了出来。

“哟,长三,不小!”

木牌上全是白色的点点,朱九也看不懂,就是莫名的紧张。

另两个汉子也把牌翻开,抱着膀子看着庄家。

“梅花!”

“鹅牌!”

身后押注的人,看热闹的人大呼小叫起来。

显然,这三人都是很大的牌,想赢他们不容易。

“庄家开牌!”性子急地,纷纷叫嚷。

朱重八笑笑,“急啥,不得让你们看清楚了吗?”说完,手腕一番,两张红彤彤一样的牌面。

“嘶,人牌!”徐大眼跳脚道,“他娘的通杀呀!”

“哎呀,他娘的!”

“庄家通杀,他娘的买庄好啦!”

“和尚是童子鸡,手气肯定旺!”

屋里头押注的人都在跳脚大骂,看热闹的说着风凉话。桌上其他几个汉子,表情见鬼似的。

“弟儿,收钱!”朱重八撸起袖子,露出粗壮的胳膊,咧嘴大笑。

朱九是啥都不懂,可是懂通杀两个字,双手直接在桌上一划拉,铜钱和碎银子在自己面前堆成一堆儿。

“恁押了多少,拿一倍回去!”

“对呀!”朱重八这么一提醒,朱九赶紧把自己押的连本带利装起来。

哗啦啦!骰子再次响起来。

“哼,接着来!”刚坐庄的汉子不服气,又是一把碎银子拍上。

另外两个汉子有模有样,银子拍的啪啪作响。

“买定离手!”朱重八继续吆喝,开骰盅,“六!”

几摞牌飞快的发出去,三个汉子和押注的红巾军士卒,恨不得把眼睛贴在牌上。

“呸,啥牌!”一个汉子把牌摔在桌面上,显然不满意。

另一个汉子皱着眉头,跟喝汤药似的,看表情就知道不大,“他娘的,高脚七!”

唯独刚才坐庄的汉子,冷笑着把牌摊开,牌面四个红点,“老子这把地牌,看你怎么赢?”

“贺大哥好手段,小弟这把跟着你赢钱!”有押注的人叫好,原来坐庄这个汉子姓贺。

“地牌?吓死老子了!”朱重八擦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手腕一番,“不好意思,比你大一点儿!”

“恁娘,天牌!”

“刚好大地牌一头!”

轰地一下屋里炸了锅,这把不用人说,朱九明白了,又他娘的是通杀,收钱吧。

朱九不喜欢刷钱,可是喜欢收钱,趴在桌子上,所有的钱都抱在怀里。

最新小说: 大魏最强驸马爷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剧穿女主跟男二HE了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大秦从神话开始 承唐启明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 漫威之绝对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