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出城抢粮(1 / 2)

“起啦,起啦!都他娘的养猪那!”

清晨,朱九在赵老蔫吆五喝六扯着脖子的喊叫声中起来。

屋里,这些歪瓜劣枣们骂骂咧咧的从窝里起身,各个都是一脸的不忿,嘴里不干不净的嚷嚷。

“叫魂呀,大早上地!”

“起这么早干个鸟,天他妈刚亮!”

“日恁娘地赵老蔫,老子正他妈做梦娶婆娘呢,刚要掀盖头!”

昨晚上睡得太好,似乎很久没在屋里,盖着被子温暖的睡过,朱九睡的特别沉。

“哥!”他打着哈欠扭头找人,却忽然顿住了。

朱重八的床铺,是空的,人呢?

“哥?”朱九喊了一嗓子,然后蹭蹭地跑出屋。

刚到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喝彩声。

“好!”

空地上,朱重八正挥舞双拳,虎虎生风。

朱九看不懂拳法,朱重八的拳法也武侠片那么好看,但是随着他每一次出拳,都带有强烈的破空风,显然这不是花架子。

此时初春,清晨的空气楼些泠冽,朱重八点头上带着汗水,冒着热气。

边上,几个其他什的士卒,看得眼睛都不咋,不住的叫好。

“呼!”朱重八打完最后一趟,缓缓吐气,冲着门口的朱九笑笑,“弟儿,起来啦?”

“哥,恁咋起这早?”朱九继续打着哈欠。

“古人云,闻鸡起舞。”朱重八笑道,“以后,恁每天早晨起来,跟俺练拳!”

都他妈穿越了还得早起?

朱九挤出一个笑脸儿,“中!”

这时,昨日放饭的汉子推着车,慢慢走来。

“兄弟辛苦!”朱重八抱拳说道。

“大哥辛苦!”朱九问好。

这人不赖,昨儿还给了一个馍呢!

送饭的汉子费聚停好车,爽朗的大笑,“啥辛苦的!恁哥俩怪会说话地。”

说着,从车上的木桶里掏出一个带着热气的黑面馍,递给朱九,“给,趁热!”

随后,又给了朱重八一个,“和尚,给!”

“诶,这咋能随便给,俺们大伙都没吃呢?”

赵老蔫从屋里出来,看三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在边上挑刺。

“滚你娘地,老子想咋给就咋给,恁赵老蔫算个屁,老子是不给恁好脸多了?”费聚刚才还笑咪咪的,一转眼马上横眉立言,脸上的横肉都在抖。

有点吓人!

赵老蔫自是不敢得罪他,讪讪地笑笑。

但是,反过头来,骂着门口那些歪瓜裂枣,“以前一听吃饭了打破头的抢,今儿咋了?花大傻,恁咋不抢了?”

歪瓜裂枣们不屑的看着他,花大傻望着装饭食的木桶流口水,余光不住的往重八朱九哥俩身上飘。

感情,朱重八在装饭的车边上站着,这些人不敢过来抢。

毕竟,昨儿花大傻挨那顿揍,可是实打实的震住了他们。

“大哥,俺拿饭了!”

“拿,吃!”费聚又瞪了赵老蔫一眼,大手一挥。

朱九叼着馍,又拿了两三个,盛两碗黑不拉几的咸菜汤,招呼朱重八蹲在边上。

“小和尚!”费聚笑道,“咋不多拿些?”

“够了,弟兄们也得吃!”朱重八一口咬掉半个馍,“不能拿兄弟们的口粮,填俺哥俩的肚子!”

费聚竖起一根大拇指,“仗义!”

随后,呼啦一下子,歪瓜裂枣们把饭车围得严严实实,花大傻身高马大,抢着之后,也端着碗,蹲在朱家哥俩的边上,呼哧呼哧的吃着。

“往日都扣扣搜搜,只给一个馍,今儿咋了?”赵老蔫看一人手里好几个馍,嘴里嘟囔着。

费聚把木桶的盖子盖好,推车说道,“一会你的人吃完了在这等着,赵百户说了,今儿带你们去乡下征粮!”

随后,跟哥俩笑笑,推着车走了。

“杀头还给顿荤腥呢?让俺们卖命,给两个破馍馍就大发了,他娘地!”

费聚走远,赵老蔫狠狠的要了口馍,满嘴怪话。

最新小说: 剧穿女主跟男二HE了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 大秦从神话开始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承唐启明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 漫威之绝对交易 大魏最强驸马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