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不好(1 / 2)

眼下也没什么事,赵箴便答应了:“那这就去吧。”

“赵姑娘,你……还没用早膳呢?”

赵箴看向王奕霖手里端着的糕点:“这个我不爱吃,你吃吧。”

王奕霖将盘子交给一旁的婢女,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出了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行走间,赵箴不由得开始打量着四周,昨天披星戴月的进来,什么看都不甚清楚,如今白日,府内模样尽数展现在眼前。

顺着鹅卵石的羊肠小径一路分花拂柳而来,但见四周亭台楼阁,鸿雁掠起眼前一汪澄碧,沿岸杨柳依依,柳丝垂落在碧水中映出清澈的艳影。湖中伫立着凉亭,碧瓦飞甍。再看,不远处的假山怪石崚峋,铺着富贵花开红毯的长廊贯穿了整个楼阁,楼阁几乎布满雕花格子窗,典雅精致。

怪不得那县令会对王暄恭敬有加,府邸可见一斑。

不多时,王暄便在一处房门前停下,回身看着赵箴:“这就是了。”

只见赵箴没有听见王暄说的话,正在抬头不知道看着什么,目光尤为专注。

弄得王暄和王奕霖也一同看了过去。

王奕霖:“赵姑娘,你在看什么?”

赵箴眉头微皱:“我在看房顶。”

“房顶?”王奕霖闻言心里更加奇怪:“房顶有什么好看的?”

赵箴收回目光:“我们进去看看吧。”

没等院儿里的婢女开门,王暄便当前推开房门:“姑娘请。”

婢女低首敛目。

屋内门窗紧闭,日光从窗棂照射进来,形成几道光线,使屋子没有那么黑暗。

随着推开里间的房门,浓重的药味儿扑鼻而来,还有一道沉重的鼾声。

显然是屋内的人正在沉沉的睡着。

王暄轻手轻脚的走在前面,王奕霖紧随其后,赵箴只是并没有跟上,只是站在门口,打量着屋子。

“娘?”

王暄轻声唤道。

榻上的妇人已经瘦到脱相,整个人皮包着骨头,眼眶也深深地凹了进去。

见妇人并没有醒来的迹象,王暄一转头就看到仍然站在门口的赵箴,还有她身上纤尘不染的白衣,随即眼神一暗:“都怪我思虑不周,母亲卧病在床许久,就算被照顾的很好,也生了褥疮,屋里也有些异味儿,如此还让姑娘亲自前来,在下真是过意不去。”

“你娘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王暄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不是,母亲跟父亲同住,只是自打父亲病了……母亲便在这里住下。怎么?可有不妥?”

赵箴点了点头:“给你娘换个屋子住吧,这里,”说着又看了一圈:“不好。”

王暄想要问清楚,可是想了想,还是压下了心里的疑问,先吩咐下人收拾东西将人搬去别的院子。

下人从里间来来回回的搬东西,看着倒是有些热闹。

闻讯赶来的妇人一进院子便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见过刘夫人。”下人纷纷行礼。

‘刘’是她嫁的人家姓刘,虽同王暄的母亲姓谢,但女子出嫁从夫,所以只唤刘夫人。

王暄:“姨母。”

王奕霖:“姨母。”

刘氏看着继续忙碌的下人:“这是?姐姐呢?”进到里间猛然看到空空的床榻,顿时一惊。

王暄回道:“娘她已经被送去别的院子住了。”

“为何?怎的好好的就搬去别的院子了?姐姐的病一直没好,怎好经受这般折腾!”

最新小说: 再开天地通 御剑问仙 求魔 聊斋剑仙 我是蝗神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 青葫剑仙 最强哈德门修仙系统 剑藏于心 万恶的修真资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