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癞子(1 / 2)

刘铄瞧着一脸笃定的赵箴,再看看这荒郊野岭的四周,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我们快去吧……”

赵箴也不再说话,凭着纸鸢传来的气息向前走去。

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远远的便瞧见远处有一座木屋,一股白气正从木屋前面搭的火炉上面飘出。

李绥正要命令手下上前,赵箴出声制止:“等一下,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

李绥没有对赵箴的举动产生丝毫不满,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只见赵箴上前两步,背对着众人,双手快速的在身前结了一个法印。

只见一道紫光飞速的窜上上空,铺开一张巨网,将木屋笼罩在笼罩在其中。

身后的众人没有看到赵箴的动作,自然也看不到什么紫光,只知道赵箴看了一会儿前面的房子,随即回头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随着赵箴走进,那气味就越来越浓烈,跟街上卖的那粒药的味道一模一样。

她一想到才下山没多久,便能捉到一只妖提高修为,赵箴便喜不自胜,脚步也不由得加快。

王暄眼睛注视着赵箴,同身旁的萧清逸说道:“此女子来历不明,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萧清逸不置可否:“捉到凶手要紧。”

几人刚走到房子跟前,屋内的人似是察觉到,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街上卖药给萧清逸的那个人,身量侏儒,名叫癞子。

癞子见到一群陌生的人出现在此,脸上也有些惊讶:“你们是谁?”

赵箴不语,目光从癞子的脸上移开,看向院中正在咕嘟咕嘟的往外冒着泡的一口紫铜锅。

李绥平日里没少在城中闲逛,因此不光百姓认得他,他也认识了不少人。

当看到癞子从屋中出来的时候,李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癞子:“这是你家?”

癞子自然也认得李绥,还认得刘铄,当即神色有些慌乱:“大……大人?”

他因为长相怪异,头重脚轻,犹如稚童,遭受了不少百姓的白眼和嘲讽,所以才在城外安了家,平时别人不找他麻烦就谢天谢地了,他哪敢做鸡鸣狗盗之事!

赵箴微微弯腰,将紫铜锅的盖子打开。

“住手!”

刚刚还神色慌张的癞子,一见那女子伸手去碰正在熬制的汤药,顿时双目圆睁怒喝道。

赵箴没有理会。

跟随而来的官差快速上前将癞子拦住。

癞子:“放开我!”

赵箴皱着眉头看着里面翻滚的汤药:“这就是你卖的那个药?”

癞子一滞,转瞬恢复如常,看了眼李绥和刘铄:“两位大人是来买药的?”

没等李绥刘铄说话,只听赵箴将盖子一盖:“味道是一样,但就是差了点。”

癞子一听对方说自己的药差,当即嗤笑一声:“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说我卖的药差,姑娘可知道,我这药千金难求,可解百病!”

王暄蹙眉看向身旁的萧清逸,对方向他点了下头,他这才了然。

原来萧清逸给父亲带来的药,就是从这人手里买得的。如今父亲已经醒来,那这药也确实如他所说,可解百病。看其相貌,应该不是奕霖说的人。

最新小说: 御剑问仙 再开天地通 我是蝗神 聊斋剑仙 青葫剑仙 求魔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 剑藏于心 万恶的修真资本家 最强哈德门修仙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