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前来(1 / 1)

只见数十个身穿灰色衣衫的人拥着正中两个少年男子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身穿一件淡青色圆领长袍,腰束玉带,腰间挂着一枚碧色玉坠子,随着他的脚步左右摆动。

脸庞白皙俊秀,其上不浓不淡的长眉下长着一双凤眼,眼中含着浓浓的忧色,行走间霞姿月韵。

身旁并肩同行一人,内着一件玄青色圆领长袍,外罩同色纱衣。宽大的衣袖和衣袍下摆暗秀金丝,古雕刻画的面容俊美非人。

当赵箴见到这人的时候,也是一愣,旋即咬牙切齿。这个就是对“倒在地上”的她视而不见的人!

王二公子……

那他?

—“那马车上的徽记我看的清清楚楚,没想到竟然被王家的那个公子买去了,我今日出来,本还想着买回去能顺道儿向夫人讨个赏呢。”

—“总之就是很管用的药,不光是吃了自己能做出来一张床榻,也能让人枯木逢春,精神百倍。”

赵箴看着地上躺着的王二公子,心中了然:原来那个要做床榻的人是你的兄长啊。

萧清逸察觉到目光看了过去,正好对上李绥探究的眼神。

李绥慌忙告罪,站到已经上前迎接的刘铄身后行礼道:“下官见过三殿下。”

刘铄脸上一脸正色,心里却暗自觉得倒霉!王家公子也就算了,不知道今日刮的是那阵邪风,竟然还把三皇子给吹来了!要不是这三皇子来了,他都忘了,这王家的大公子跟三皇子交好的事儿……

世道艰难……世道艰难啊!

二人对刘铄和李绥视而不见。

刘铄李绥自知捅了娄子,也不再多言。

当王暄看到自己的弟弟一身躺在地上的时候,身形一晃,身旁的下人赶紧伸手搀扶。

王暄挥开下人的手,沉声说道:“陈大夫。”

随行来的人中走出一个年逾古稀背着药箱的老者,蹲下身子先是在鼻下探了探,又伸出二指搭上手腕。

百姓中有眼力的认出了此人是王家大公子,而且又带了大夫前来,显然这人跟王家大公子有关系。

染血的脸上五官可见,也不知谁惊呼了一声“死了的是王二公子”,人群便炸开了锅。

纷纷目露惋惜的看着王大公子,这王府今年怕是冲撞了什么,先是王大人得了疯病癔症,后是发妻重病不起,现在二儿子又惨死……

唉!

这王氏百年世族,已有倾覆之势!

刘铄早已坐回位子上,怒喝一声:“肃静!”

这时陈大夫起身对王暄拱手行礼,没有说一字一句,其意已表。

王暄满目通红看着地上的尸身,痛心疾首。

“刘大人可有查到是何人所为?”

刘铄见萧清逸开口,心如明镜。这是要为王家讨个说法了。

沉吟了下,方回道:“下官正在审问当中。”

“那就是还没有找到了?”

刘铄嘴角一抽,之前尚且镇定的神情此时有些局促不安:“……是。”

李绥向手下使了一个眼色,手下会意,快速的搬来两个紫檀椅子放在一旁。

刘铄起身抬手示意。

萧清逸随即坐下,只剩下王暄仍然守着其弟的尸身。

最新小说: 求魔 御剑问仙 最强哈德门修仙系统 万恶的修真资本家 聊斋剑仙 再开天地通 剑藏于心 我是蝗神 青葫剑仙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