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惊骇(1 / 1)

对她说的,王二公子还活着一事,又信了两分。

赵箴可没有那个心思猜测李绥此时心里在想什么,看着另一具尸体若有所思。

仵作端详着尸体上腹部的伤口,然后把掉出来的肠子塞了回去。

一回头,差点被刘铄给吓到,只见刘铄一脸惨白,浓黑的眉毛仿佛贴上去的一样,要不是知道这人是刘铄,他都要以为,这是哪个死了两天的尸体呢。

刘铄嘴巴微张:“如何?”

仵作伸手指着尸体腹部的伤口“此人身上除了腹部的伤口外,无其他外伤。而腹部的伤口呈撕裂状,应是被硬生生撕裂开来。而能弄出这种伤口的,显然是动物所为。”

刘铄:“动物?”

仵作又沉吟了一下,点了下头。

李绥插话道:“这青天白日的,还是在人来人往的酒楼之中,哪里来的动物?”

“啪!”刘铄拿起惊堂木用力的拍下,仵作赶忙跪下:“你可确定?!”

仵作心里又回想了一遍刚刚那尸体上的异常,他当仵作当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弄错过。况且还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伤口,刚要回答,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你还没有好好看清楚呢,他可不单单只是被掏出了肠子。”

顿时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双手背后,一脸轻松的女子。

仵作笑了一声:“姑娘可知道在说什么?”公然被这乳臭未干的丫头落了面子,他哪里能肯,声音不由得变大:“你家里的杀又鸟杀鸭还不够你看的,又来这官府里看死人了?你爹娘都不教导你,未出嫁的女子不得抛头露面吗?”

刘铄眉头一皱,从那女子进到官府开始,这才开始仔细打量一番。按照李绥之前跟自己说的,这姑娘是一口咬定王二公子没有死的人。

那么只等王二公子家的人过来,他在从中推波助澜一下,到时候有这姑娘在,也定然会找她兴师问罪。

李绥淡笑不语,这仵作看着是个老实的,没想到也有今日这般嘴皮子利索的时候。言下之意,不就是再说这姑娘没娘教嘛,可要哭鼻子咯~

李绥预想中的情景并没有发生。

赵箴恍然未觉:“我当然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不信你就再看看。”顿了顿:“难道你是怕被我说对了吗?”

“呵!”仵作冷笑一声,怒骂道:“无知小儿!”

刘铄看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惊堂木再次重重的一摔,制止了二人:“再看看!”

仵作抬头看向刘铄,再看到对方眼中的凶光时,瞬间低头避开,再次起身走到那具尸体旁边,重复着刚刚的步骤。

在仵作伸手摸到尸体的月匈膛的时候,赵箴上前一步:“对!就是那里!”

仵作看向她,一脸不满:“要不姑娘您自己来?”

赵箴看着尸体上凝结的血渍,咧了咧嘴:“不不不,你来吧……”

仵作白了一眼,虽是如此,手却很听话,真的向月匈口摸去。

“按一下月匈口。”

仵作不耐烦的轻轻一按,却转瞬一愣,又用力气的按了按,脸色突然一变,将那刚刚好不容易弄回去的肠子又弄了出来,然后伸手直接进肋旁。

“没……没了……”

最新小说: 求魔 御剑问仙 最强哈德门修仙系统 万恶的修真资本家 聊斋剑仙 再开天地通 剑藏于心 我是蝗神 青葫剑仙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