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升堂(1 / 1)

街上看热闹的百姓从酒楼跟到了官府,一传十,十传百,围在官府外面人山人海。

站在后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就靠着前面的人一个传一个这么传过来。

事先有官差回来禀告县令,等赵箴他们到了官府的时候,县令已经在等候了。

他穿着一身蓝色官服,圆领大袖,下裾加一道横襕,腰间束以革带,头戴幞头,脚蹬革履。

四方的国字脸上一对眉毛又黑又密,杂乱无章,衬得下面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大人。”

李绥躬身行了一礼,赵箴像模像样的也行了一礼。随即二人退至两边,官差将两个人放在正中的地上,然后也退至一旁。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县令看着李绥,李绥脸上仍是有些惨白,自从得知了其中有个人是王二公子后,整个人走路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听见问话迟疑了一下,走到县令身前凑到耳边。

县令的脸由红转白,一会看看地上放着的两具尸体,一会又看向一旁站着的白衣女子。

李绥直起身子。

县令吩咐手下道:“去王府告诉一声。”

“大人!”李绥盯着县令摇了摇头,要是王家知道了,指不定又会出什么乱子来。

虽然王太傅自从传出疯病便门庭冷落,可到底还是官身,由此就可以看出皇恩浩荡。其发妻重病在床,府中大小事,全都交给了两个嫡子来搭理,要是二公子的事再传到皇上耳中,到时皇上因为怜惜如今多事之秋的王家,定会先拿他们这县令县尉开刀……

李绥能想到,县令刘铄怎么能想不到?

这事能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现在还能咬咬牙挺着,要是告一个隐瞒不报的罪,那才是必死无疑!

刘铄看着没有动弹的手下,用了的拍了下桌子:“还不快去!”

李绥幽幽的看了一眼刘铄,走回赵箴身旁。

他是县尉,只管抓人,不管这问案一事。

这时,一个身着一身灰色粗麻衣的仵作从后面走了出来,经过李绥身边的时候微微点了下头,然后走到正中先是跪在地上给刘铄行了一礼。

刘铄:“去看看。”

仵作应“是”先是走到被锦被裹住的一具尸体前。

李绥赶忙撇过脸去。

仵作丝毫迟疑的都没有,直接将锦被掀开,漏出里面的尸体。

哪怕是他这种见过无数尸体的仵作,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呕!”

站在最前面的百姓看的清楚,吓得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股浓重的腥味儿传来,纷纷趴在一边干呕。

刘铄也脸亦是一白,但他是县令,百姓的父母官,不能做出失态的事实,哪怕自己胃里已经翻江倒海。

赵箴心里啧啧出声,人死灯灭,便不存于世,在的也只是一抹魂魄在人间游荡,没有形态。区区一具没了魂魄的肉身有什么好怕的。

李绥偷偷打量着身旁的女子,见她一脸淡然,没有丝毫不适,心里不无震惊,寻常女子见到此情此景恐怕早已吓得晕了过去。

最新小说: 聊斋剑仙 御剑问仙 再开天地通 青葫剑仙 我是蝗神 剑藏于心 求魔 最强哈德门修仙系统 万恶的修真资本家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