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麦祖(1 / 2)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何以解惑,唯有汉典!

张文松六岁了,小脑袋里面装了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搞得已经忧愁如海的黄雯不得不去翻阅巴掌厚的汉语字典,一一查找,解释给他听。

“妈妈,我为什么叫——张文松?”张文松趴在厚厚的毛绒绒的地毯上,一边瞧着床上的爸爸,一边看着靠在墙壁的黄雯,好奇的问道。

“你爸爸姓张,你是张家的长子,所以,你也姓张。文,那是因为我和你爸爸都是文学工作者,我们因为文学而相遇、相知、相爱、相守。松,我们希望你可以站如松,一辈子刚正不阿,充满顽强的生命力,即便是最严酷的地狱,你也能够坚强的生存活着!”黄雯瞧了一眼张文松,便看向了床上的张澜,她手里一边是厚厚的汉语字典,一边是薄薄的家庭相册,“张文松,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小松柏,用他聪明睿智的智慧头脑,走出黑暗的地狱,传播文明的光辉,走向文明的彼岸!”

张文松有些呆萌的看着自己妈妈,好深奥,我听不懂哎。不过,没关系,有爸爸妈妈陪着,我就很开心了。

可是,可是妈妈,您能不能再陪我聊会天,您不要睡觉——不要像爸爸一样睡觉,好不好?张文松看着闭上眼睛的黄雯,有些慌神了,他急忙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在了妈妈的怀里,妈妈终于开口了:“好了,小宝贝,该睡觉了!”

“哦。”张文松抱着妈妈,眼睛一关门,呼呼大睡了。

黄雯看着宝贝儿子呼呼大睡,无奈的笑了笑,转头看了眼张澜,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在祈祷:“张澜,快点醒过来吧,末日降临了,我们需要你!”

好似听到了黄雯的呼唤,一直试图冲破黑暗的张澜,他坚定不移、锲而不舍、永不放弃地走向唯有的希望——金黄色小麦种子!

他走着、走着、走着、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他终于走到了金黄色小麦种子金光照耀的地方,顿时感觉到一股股暖流穿过,席卷全身,身上的疲惫一下子消失无踪了,这让张澜为之兴奋:“终于有希望了!这是什么神奇宝贝,传说中的生命种子?”

“嗡~!”

张澜踏步间,他进入了金色光芒大地,顿时他沉醉了——太温暖了、太舒服了——就像妈妈的怀抱、老婆孩子热炕头。一时间,张澜感觉自己的春天来了,自己走了狗屎运,天上掉馅饼了,自己被幸运女神看上了,自己要发达了!

突然——

“张澜,你还记得吗,我们的第一次……”

“张澜,松儿今天好乖了,你快看,他在给你洗脸刷牙了……”

“张澜,天上又有陨石流星砸落了,许多大山都能砸平了……”

“张澜,通讯坏了,我联系不上爸爸妈妈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张澜,你快醒过来吧,村子里突然间多了一些流氓地痞,他们抢了村民的食物和水……”

“张澜……”

………………

…………

……

“爸爸,爸爸,爸爸,天亮了,起床了……”

“爸爸,爸爸,爸爸,妈妈又哭了……”

“爸爸,爸爸,爸爸,我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没有人接;我又给外公外婆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他们好忙啊……”

“爸爸,爸爸,爸爸,快点醒过来吧,我们有人打架了,我好害怕啊……”

“爸爸,爸爸,爸爸,我要会七十二变化,我上兜率宫,给抢回一些神丹妙药……”

“爸爸,爸爸,爸爸,妈妈说我是超人,我有超能力……”

“爸爸,爸爸,爸爸,妈妈又在忙忙碌碌了,妈妈一边哭一边搬东西……”

“妈妈,我为什么叫——张文松?”

最新小说: 星际战兵传奇 校园奇案之腹黑神探 我用武功秀人生 网游之亡者征途 我杀了恶龙 我的左眼能看到鬼 冒牌万界大佬 活在月球之上 卦妃天下 科学的解析诡异